长夜堡里的老鼠厨_

平生不修善果,只爱杀人放火。

【短篇·折真】今天谁给阿离讲故事

【短篇·折真】今天谁给阿离讲故事

进入狂给自己塞糖模式。傻白甜,无逻辑。
--------------

  世人常言道,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折颜觉得这句话真的是不错。

  就比如说现在,他面前就坐着这样的一个“小人”。

  ——团子阿离。

  虽然说,这话原意并不是这个意思的,但思来想去,阿离也的确算是个“小”人。

  说起来这事也不应该怪阿离,要怪还是得怪折颜他自己。之前一看浅浅那丫头和夜华久别重逢喜不自胜,自己心里一阵感动,老来感怀,一个激动就答应夜华帮他拖住这小团子别去打扰他们夫妻俩之间的恩恩爱爱。结果那厢浓情蜜意,这厢自己却不得不陪着这小糯米团子下棋讲故事聊天来消磨时间了。

  好在半道上真真过来了,不然折颜真想不要自己那长辈的面子忤了那诺言拍拍屁股逃跑走人。

  折颜现在很惆怅。

  自己这边想着办法怎样才能再把阿离支给别人,那边白真却忽然来了兴致。自己本以为不跟团子下棋那团子会忍不住跑走去找自己的父君娘亲,谁想白真却兴致勃勃的开始给阿离讲起他俩小时候为祸四海的故事了。

  折颜坐在旁边,开始其实也还是听得进去的,毕竟白真小的时候带白浅闯的那些祸基本上都是自己最后给他们摆平的,他权当听白真夸耀自己为他收拾烂摊子的光荣事迹了,但是到后面他渐渐的就听走神了,也不再偶尔接白真的话,就只一只手支在桌子上盯着他看,一看就是良久,他自己都疑自己大抵是跑了神了,可意识却还是清清晰晰的落在那人身上,倒也委实奇怪。

  落花若雪,飘在眼前那人浅色的衣服上。他看着那人时而思索,时而激动,时而惋惜,说的津津有味。他抬头,天色渐暗,那人却不见要停的样子,折颜终是忍不住轻咳了一声。

  白真侧头,以为折颜要说什么,折颜却只是摆了摆手,说道“嗯……天黑了。”

  “是啊,天快黑了。”白真点点头,接着又转头看向阿离,说道“你阿娘就是在一个晚上被折颜捡回去的。那时候你阿娘浑身都是伤,好在折颜医术好,你阿娘倒也无碍……”

  我不是这个意思……

  折颜想要脱口而出,但看白真正说到兴头,又实是不忍心打断他,已经到嘴边的话又被他硬生生的给吞回去了。

  那边白真又是讲,讲着讲着,便讲到了白浅应了那东海水君的邀,去了东海的水晶宫那里。讲到这,他顿了顿,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一般侧头看向折颜,说道“那时我回了北荒去寻那毕方鸟,就没同你阿娘一起,不然的话,你阿娘估计就要缠着我同她一道去了。”

  阿离听此话,看了看一旁的折颜,忽然道“小舅舅,你不去也是好的,不然我父君和阿娘也没法……”

  “哦,你是嫌弃你小舅舅?”刮了一下阿离的鼻子,白真笑着问道。阿离连忙摇摇头,说道“不是不是,阿离是说,你若是跟着阿娘一起去了东海,折颜上神会不高兴的。”

  白真不禁被阿离这一本正经的话语给逗笑了,说道“你倒是人小鬼大,将你阿娘那点鬼机灵头遗传了个八九不离十。”

  折颜在一旁又是轻咳一声,心想阿离这哪是遗传啊这是被逼的啊……逼的他练就一身牵线的本事啊……

  听折颜又是咳了一声,白真侧头看了看折颜,接着默不作声的开始解自己的外衣。折颜看了吓了一跳,连忙抓住白真的手腕,问道“你要做什么?”

  “我瞧着你许是冷了,不停咳,便想给你我的外衣披上。”白真认真道。

  折颜听罢竟一时无言以对。

  “我……我不冷。”过了半晌,折颜尴尬的笑了笑,继而抬头看了看天,桃枝掩映,月挂中天。

  ……有点凄凉。

  一旁的阿离忽然掩嘴偷偷的笑了笑,尽管那动作已是极小,却还是被折颜给捕捉到了。他坐在白真旁边,白真眼看对面的阿离,自是看不到折颜的表情。折颜见阿离一副蛮懂的样子,便开始对着阿离狂使眼色,那边阿离却只是捂着嘴偷笑,接着又放下袖子认真的看向折颜,一副“我能有什么办法”的表情。

  一旁白真说的兴起。

  ……折颜很想找点酒来喝。

  许是微微察觉到了折颜与阿离之间微妙的气氛,滔滔不绝之间白真顿了顿,看了看阿离,又侧头看了看折颜,一脸狐疑。折颜立刻收了那挤眉弄眼,又是咳了两声一本正经道“咳,对,我也一直很好奇夜华究竟是怎样一眼就认出你阿娘的。”

  “我刚才是在讲这里吗?”白真诧异。

  “不是在讲这里?”折颜一副大惊的样子。

  “小舅舅你便再讲一遍吧,我想再听一遍阿娘是怎样与你说的。”阿离连忙接话道。

  一旁折颜不着痕迹的给了阿离一个赞许的眼神。阿离抿嘴一笑,煞是可爱。

  “好吧。”白真叹了口气“我瞧着你方才分明是听走神了吧,我便再给你讲一遍。不过你父君究竟是怎样认出你阿娘的,我倒真不清楚。或许也就只有你父君自己知道了吧。”

  “那……”阿离忽然举起手,说道“小舅舅,你和阿娘都是狐族,你若是变作别的样子,折颜上神会如何辨你呢?”

  似是没想到阿离会忽然将话题扯到自己和折颜身上,白真被阿离这问题一时堵住了话,怔了半晌,一旁的折颜慢悠悠的说道“你小舅舅若是变化作别的样子,根本是瞒不住我的,就他那点小法术,我一看就看破了。”

  “哇,折颜上神好厉害!”阿离十分给面子的鼓了鼓掌。

  “老凤凰,你的意思是说我学艺不精?”侧头看向折颜,白真皱眉道。折颜立马打哈哈“不是,我的意思是,你变作什么样子,我总是能认出你的……”

  “小舅舅,若是折颜上神变成了别的样子,你能一眼便识出来吗?”

  阿离忽然又转头看向白真,一脸认真又好奇的问道。白真被阿离这问题问的又是愣了愣,有些犹豫的侧头看了看折颜,又转回头看向阿离,支支吾吾道“我……他修为的确是比我高,他若变成什么别的样子……” 

  他话音未落,一旁的折颜却忽然拉住了他的一只手腕。白真一怔,转头看向折颜,却忽觉折颜握着自己手腕的手一用力,自己便被折颜拉的身子整个往前一扑,差点倒在折颜的怀里,好在自己即将倒下去的时候险险的稳住了身子,兀一抬眼,便是那近在咫尺的面庞。

  只不过那人的目光却并未与他对视。

  极尽的距离,仿佛呼出的气息都在弥漫着桃花香气的空气中纠缠。白真眨了眨眼,却看眼前那人低垂着眼帘,睫毛宛若蝶翼,煽动心弦。他的目光似是落在了自己的衣领上。桃花瓣簌簌而落,浅色衣衫上早已落了满是,此刻又被他惊了涟漪般,从身上纷纷滑落,飘飘然的陷入地里。

  “你若怕认不出我,我便教你个办法。”

  那人的声音忽然就沉了下来。白真脸不知怎的就是一烫,反射性的便想挣开折颜拉着自己手腕的手,却奈何折颜力气出乎意料的大,他挣了挣,竟是怎么都挣不动,反教折颜将他拉的更是近了他些许。那人呼出的气息有一丝桃花醉的味道,他此时光闻到这味儿就觉得自己好似是已喝了好几壶,脑子一瞬间晕晕乎乎的仿佛要醉了一般。

  “你可以闻我身上的味道。”

  折颜凑近了白真的耳边,气息打在白真的颈侧,低语沉音。白真怔了怔,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迷迷糊糊间竟真的就顺着折颜那话,轻声回道“……桃花醉。”

  “什么?”折颜也不知是真没听清还是假没听清,低声反问道。白真阖上眼帘,淡声道“你身上是桃花醉的味道,我一闻脑袋就晕乎乎的,好像是要醉了。”

  折颜不禁笑了,偏过头,目光终于与白真对上,看着眼前脸带绯红眸中略带茫然的小狐狸,折颜气息不禁一乱,却还是堪堪压抑住,笑道“那你便把我酿了做酒喝吧,我保你一辈子喝不完。”

  白真又是凑近折颜,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唇角微漾,道“我闻闻就好了,怎舍得把你酿成酒?”

  折颜好不容易压抑住的呼吸又一次乱了套。

  他方想直接扛了这无意间不停煽风点火的小狐狸直接回屋,白真却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一般,眼神匆忙转开,又回来瞪了折颜一眼,说道“你等等,团子还在这呢你怎么忽然就……”

  折颜未言,头歪了歪,示意白真转头朝阿离那边看去。

  白真转头……阿离已经很自觉的捂上了眼睛。

  他不禁皱眉,等等,怎么感觉自己……

  “折颜,方才你和阿离……”

  他方转头,想质问折颜刚才是不是和阿离合起伙来算计了什么,却在回头的一瞬间,唇上一温,一个猝不及防的吻便那样落了下来。

  桃花纷飞,青丝绕指,白衣翩乱。

  白真本想下意识的推开他,却是冷不防被那桃花醉的香气弥漫了整个身体。他有些贪恋这明明是酒香,却甜的发了腻的味道。折颜的气息,连同他的唇,都是淡淡的桃花香气,让他不自觉的想要去靠近,几近沉迷。

  可能自己是真的醉了……

  正当白真脑袋晕晕乎乎不知道满脑子都塞了些什么东西的时候,唇上的温度忽然离了他,他脑子闪过一瞬间的清明,眨了眨眼,看向眼前的折颜,身子却忽然间的一轻,低头看去,自己已经被折颜给打横抱了起来。身上原本落满的桃花也在衣衫漫卷中搅了风尘,纷纷而落。

  白真这下才有些回过神来,看向折颜,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你是成心不想要我给团子讲故事。”

  “我竟不知你那么喜欢讲故事。无妨,待会儿讲给我听就是。”

  “你当我不知你心里盘算着什么。”白真不禁笑了,侧头看了眼依然捂着眼睛,嘴角却是掩不住笑意的团子,抬手揽住折颜的脖颈,凑近他的耳边,咬着耳朵低声道“老凤凰,我好想骂你一句不要脸。”

  “你骂便是。”折颜一点都不生气“我整个人都给你了,那脸早都不是我的了,我还怎么要他?”

  白真“噗嗤”一声,忍俊不禁。

  折颜也随着他笑了,转过身对阿离说道“团子,你小舅舅现下有正儿八经的事情要做,暂且不能给你讲故事了,你可介意?”

  “不介意不介意!”阿离捂着眼睛说道“我待会儿去找凤九表姐去!”

  折颜满意的笑了笑,孺子可教,孺子可教啊。

  “你就骗他吧。”白真瞥了折颜一眼“什么正儿八经的事,分明是最不正儿八经的事。”

  “哦,真真你知道我待会儿要做什么?”折颜挑眉。

  白真自知落了套,原本就有些红的脸庞“腾”的一下更红了些许,他把头一转,不去看折颜,口气生硬“不知道!”

  “你马上就知道了。”折颜看着白真赌气般的扭过了头,唇角微扬,桃花醉的香气愈加浓烈,他觉得自己可能也有点醉了。脚步踏碎一地月光透过枝杈的斑驳,桃林深处,小屋的烛光微亮。

  依然还坐在那方石桌边的阿离,听着那脚步声逐渐远了,这才将一直捂在脸上的手拿了下来,嘴角依然挂着那可爱的笑意。

  看来不光父君整天都在想着对阿娘做登徒子的事情,原来折颜上神也想对小舅舅做登徒子的事情……

  大家都好忙啊,那谁给阿离讲故事呢……

  阿离想了想,我还是去找凤九表姐吧。

  不过,可能过不了多久,凤九表姐也就没时间给阿离讲故事了……

  到时候,阿离还能去找谁呢……

--------END--------
 

评论(51)
热度(416)

© 长夜堡里的老鼠厨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