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夜堡里的老鼠厨_

平生不修善果,只爱杀人放火。

【短篇·钗素】拈一字

【短篇·钗素】拈一字
 
  北风卷地百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岑参
1
 
  塞外的雪,总是透着丝丝的肃杀。

  叶小钗坐在营帐里,听着外面风怒吼着穿过一队队的兵马,旌旗拍打在旗杆上发出阵阵的嘶鸣,提笔的手忽然就是一抖,墨染素娟,一片冰凉就那样在手下晕染了开来。

  叶小钗愣了愣,笔下布帛上,原本是一个眉眼浅笑的年轻男子,却被这斑斑污迹给生生毁了去。

  按了按额角,叶小钗叹气,将那布帛随手放到了桌案的一角。

  忆起上次北狄来犯,已是年前的事了。

  因那一战的大获全胜,北狄军队伤亡惨重,短时间内,怕是不能再来犯了。

  而那一战,却也多亏了他。

  那时候他尚不知其名,因其自称为素,又一副文人的模样,便敬称他为素先生。那时正值仲冬里最严寒的日子,胡天八月即飞雪,塞外的雪一刻不曾停过,而他手下的士兵,便是在这一片皑皑白雪的覆盖当中,发现了昏迷在此的他。

  起先叶小钗疑他是北狄派来的奸细,处处防范,纵使命人好生医治,对其的态度也是冷冰冰的不愿搭理,任手下人自行照料,待医好后,赶紧遣走便是。岂料一日他回自己营内,却看到了那人正站在他的营账内,手中所拿之物,正是他平日里策划的一些对敌之策。

  那时正是和北狄战事最紧的时候,年关将至,不出几日便入腊月,北狄的军队却还是如此剑张跋扈,许多士兵也都有些吃不消,因此就尤其惧怕内忧又加外患。

  而偏偏此时又多了一个可疑之人,让人不防也难。

  况且军事之事本为机密,又如何能让外人看了去?于是叶小钗在看到这一幕后的第一个反应,便是拔剑出鞘。

  冰冷的温度横上那人的脖颈,那人执纸的手轻轻抖了抖,侧头,看向举剑相向的叶小钗。

  却无丝毫惊慌。

  仿若根本不在意叶小钗下一步会不会杀了自己,只自顾自的将那几张写的满满的纸在叶小钗面前晃了晃,说道“叶将军,这可是你的对敌之策?”

  叶小钗没有说话。

  但那人似乎也并不打算等叶小钗的回答,竟仿佛视叶小钗手中之剑于无物,将那纸递给叶小钗,说道“你之计策虽看似百密,却还是难免一疏,方才有些地方素某给你修改了一下,你自己看看吧。”

  叶小钗觉得自己剑有点拿不稳。

  “对敌之策乃是机密,你非我军之人,如何进来,又如何看得?”没有去接那人递过来的纸张,叶小钗冷着声音问道。

  “素某如何进来,这你应当问守着你营帐的那些士兵啊。”那人笑道“叶将军,年关将至,大家都想早点结束战事。你不妨考虑考虑素某的计策,早早放士兵们回家过年才是。”

  “你来我军,究竟有什么目的?”叶小钗手中的剑未放下,仍是冷冷的问道。那人叹了口气,振振有词道“哪是素某要来啊,分明是你军之人将素某救起,却成素某不请自来了,素某实在冤枉啊。”

  叶小钗一时竟无言。

  “若你怕素某是北狄奸细,窃取你们的御敌之策,那你不妨先看看素某给你的提议,到时若将军有察不妥,素某的命,将军来取便是。”

  不紧不慢的说完,叶小钗手中的剑纹丝不动,过了半晌,却终是缓缓放下了。

  他接过那人递来的纸张,细细看去。那人在他原有的计策上涂涂改改,一笔娟秀的字迹将对敌局势半毫无差的分析出来,井井有条,有理有据。包括后续的一些对敌计策,他原先之计的确尚有疏漏之处,也都被这人标注的明明白白,补救之策也无可辩驳。

  叶小钗再一次沉默了。

  思虑了半晌,叶小钗最终还是开口。这次,口气却变得恭敬些了。

  “先生可是懂谋略之术?”

  “哪里。”那人摆摆手,口气轻快了起来。

  “素某只是一介书生罢了。”

2

  那日素先生离开后,叶小钗便找来守着他营帐的那几个士兵盘问,结果答案果不出他的猜测。

  那素先生将计策与他们简述,确有道理,还承诺以此战术,能让他们尽早结束战事,回家过年。因此那几位士兵思索之下,便将其放进了叶小钗的营帐内,而待他进去将计策写下后,出来之时,再暗中将其杀掉灭口。

  只是却没料到叶小钗中途忽然回来,几人一时慌张便也忘了告诉叶小钗帐内进人之事,因此才有了方才的那一遇。

  想来,倒是叶小钗救了那素先生一命。

  白纸之上虽是纸上谈兵,却也不失其谋略之道。自那日素先生献计后,素先生便逐渐成了叶小钗营帐中的常客,时常与其一起探讨对敌之策。

  而在此期间,也仍是小战事不断。然而每每素先生出策,便定能大获而胜。雪海中硝烟弥漫,进进退退之间,转眼,便进了腊月。

  古时边塞战事紧时,常有临近年关却无法回乡,在塞外冰天雪地中过年的情况,甚至还有大年夜依然在战场上厮杀的时候。营内许多士兵此时也都开始猜测,今年,怕也是要在这凄清的北地过年了。

  叶小钗纵不愿手下的士兵无法好好与家人过一次年,可战场之事不能控制,此时的他,不免也感到了一丝无力。

  傍晚回营帐的时候,路过营地北侧,叶小钗无意间在军营一旁的一处高地发现竟有个人影在。叶小钗心下起疑,手暗暗握住身后长剑,悄悄的走近了过去。

  待他走近一看,却发现那哪是其他人,分明是那素先生。他一袭白色斗篷,再加上一头白发,才让叶小钗看不真切,以为是北狄的探子。而素先生似也听到了身后脚踏在雪地上的声音,愣了一下,转过身来,便看到了站在他身后的叶小钗。

  “是叶将军啊。”素先生回过身,笑着说道。叶小钗却将视线绕过他,看向他身后,说道“方才见你弯着腰,似在找什么东西?”

  “没有没有。”素先生回过身,笑道“素某不过是发现了一个东西。”

  听素先生如此说道,叶小钗走到素先生身侧,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向那皑皑白雪之中,竟是生出了一朵雪莲花,仿若给这漫天白雪,都沾染了一丝丝的莲香。

  “雪莲,很少见。”叶小钗侧头看向素先生,说道“素先生可是想摘得这朵雪莲?”

  素先生看着这朵盛开在暴风雪之中的莲花,沉默了一会儿,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噫,素某岂是这样暴殄天物之人?”

  说罢,他缓缓的蹲下身,细细的端详起那朵雪莲花,淡淡的说道“素某只是一时想起京城的莲花了。”

  素先生此话,却让叶小钗的心莫名的一跳。

  素先生曾提过,他是从京城来的书生,不过是想看看塞外风光,找找灵感,却不料遇上大雪封山,竟被困在了这里,所以才昏迷在此,被叶小钗的属下所救。

  “你想回京城了?”叶小钗沉默了一会儿,问道。

  “前日素某因冻伤在身,无法赶路,实在是给将军惹了不少麻烦。”素先生说道“素某,早该离开了。”

  雪依旧是纷纷扬扬的在身边打着转,叶小钗没有说话,素先生却忽然又说道“叶将军,你见过生长在池水里的莲花吗?”

  “没有。”叶小钗说道“我自小在边塞长大,连花都很少能见。”

  叶小钗刚说罢,素先生忽然拉着他在雪地中蹲了下来。叶小钗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素先生忽然将一直缩在斗篷中的手伸出来,说道“没关系,素某画给你看。”

  指尖触及冰雪,在一片净白之上峰回路转。原本一片平坦的白色,却在那人的指尖下,一笔一划的描摹出一支亭亭玉立的盛放白莲。莲叶纹路曲折,莲茎笔直而上,指尖来回勾勒,落笔行云流水,不染尘毫,洋洋洒洒的映现于这塞外大雪之中。
 
  待最后一笔落下,一朵莲花跃然雪上,一时之间竟是真假难辨。素先生画完,转头对身边之人刚想开口,却不料叶小钗忽然抓住了素先生充当画笔的指尖。素先生一怔,侧头看向叶小钗,却听他说“你若再想作画,随意捡根枯树枝子便是,何必冻伤了自己的手。”

  素先生似是没料到叶小钗会在意自己的这种事情,愣了一下,接着笑着说“怕什么,叶将军可有的是办法将素某医好。”接着他转过头,看着在白雪上盛开的两朵莲花,说道“叶将军,你看,哪个好看?”

  “我旁边的好看。”恍恍惚惚之间,叶小钗想也没想的便如此答道。待说完之后才反应过来自己方才说了什么,连忙改口道“我是说,你画的好看。”

  “那待你有朝一日能来京城,若是夏日,素某便带你看全京城最好看的莲花。”素先生从雪地之上起身,撩了撩大麾,侧头看向叶小钗,说道“回去吧。”

  “嗯。”叶小钗自他身后向前,却拉住了他的手。素先生一愣,侧头看向叶小钗,那人依旧是温和的神色,看着前方,没有看他。

  素先生随着他的步伐往前走了几步,最终没有挣开。而他的唇角却不自觉的,扬起了一个浅浅的弧度。

3

  素先生之谋略,当真是出神入化。

  几场大大小小的仗一路打下来,无一败仗。军内气焰愈加高涨,倒是敌军开始步步败退了。

  于是军中又传出了言论,说是若趁机而上,拿下敌军首领,说不定还能赶得上回家过个大年夜。

  而就在这言论盛传之时,北狄那边又传来了消息,据说是其首领,下一战,将会亲自上阵。

  北狄自古为北方蛮族,各个骁勇善战,首领大王同上战场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甚至会大大激励军中士气。

  看来,此战,北狄也打算放手一搏了。

  而就在此时,素先生却忽然来找叶小钗了。

  想都知道他是为了什么,叶小钗一见他进来,便开口说道“我已派手下几个信得过的士兵准备马车,明日你便可启程回京城了。”

  哪想叶小钗话落,对方却半晌没回话。叶小钗诧异,看向素先生,却见他一脸不悦的看着自己,低声说道“唉,原来叶将军这么急着赶素某走啊?素某果然是招人嫌了。”

  叶小钗这才知道自己大概会错意了。

  有些哭笑不得,叶小钗只得说道“我以为,你是来道别的。”

  “素某尚且不急,你急什么。”素先生摇头晃脑的说道“离过年还有一月呢,我大可待你此战大获全胜再走,到时也不迟啊。”

  “你怎知会大获全胜?”叶小钗没再看素先生,低头执笔,开始在纸上写字。

  “因为素某在。”素先生想了想,说道“叶将军,你可信得过素某?”

  “若不信,我为何又留你在军中?”叶小钗写字的手顿了顿,说道。

  “那此次,就让素某一同上战场吧。”沉默了一会儿,素先生忽然说道。

  叶小钗执笔的手停了下来。

  “指挥此战,素某必须亲自上阵。”

  叶小钗抬头看向素先生,眉眼之间皆是坚定,不可动摇。

  两人对视了良久,半晌后,叶小钗却是忽然的一笑。

  “那我该好好考虑,如何保护好你了。”

  叶小钗难得的幽默,素先生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慢悠悠的说道“噫,谁知道,到时候是叶将军保护素某,还是素某保护叶将军呢?”

4

  雪,依旧是纷纷扬扬的下着。

  风鼓动着大雪,侵入帘帐。叶小钗坐在桌案前,回忆着那人在雪地中的一笔一划,墨锋回转,在笔下勾勒出一朵盛放白莲。

  叶小钗后来去那处高地找过那朵雪莲,却找不到了。他想,或许是被细心发现的人给采摘去了吧。毕竟雪莲的价值,的确不菲。

  年前的时候,心里想的都是快点结束战争,而此时,他心里却莫名的想要去打上一仗。

  痛痛快快的打上一仗。

  就像年前的那最后一仗一样。

  那时也是下着雪。满天的大雪,比现在的还要大。

  战靴与铁蹄踏在雪地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刀光剑影,冷锋相对。大雪弥漫了视线,刺穿的血液在寒冷中冻结,却还散发着丝丝热气,最终融于眼前的一片苍茫。

  毫无悬念的,叶小钗与北狄的首领对上了。

  那是一个纯纯正正的北方蛮族,交手之时,铁刀沾血,划破眼前纷飞之物,冷光刺目,不寒而栗。

  叶小钗刀剑齐出,飞雪之间身侧热血四溅。

  然而数招过后,那蛮族却察觉到这汉人将军,似乎时时刻刻都在护着一个人。

  一个跟在他身边的年轻人。

  不似军人打扮,却跟着上了战场,定是谋士或军师了。而这敌军围杀之阵,定然便是由其指挥。

  那北狄首领当机立断,让身侧副将去攻击那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年轻人,而自己则回身专心攻击叶小钗。

  果不其然,叶小钗分了心,渐渐便处于了下风。那北狄首领步步紧逼,直到叶小钗避无可避,手中铁刀骤然砍下,眼看便要直击叶小钗天顶。

  然而最终,刀却未落下。

  发出惨叫的不是意料之中的叶小钗,却是那挥刀砍下的北狄首领。

  一把长剑贯穿胸口,身后那人驾着马慢悠悠的绕到那一脸不可置信的北狄首领身前,脸上却是温和的笑。

  身边的厮杀声愈加的大了,雪混着血在空气与狂风之间呼啸,远处似乎传来了北狄士兵慌乱的吼叫声。

  北狄首领指着他,瞪大了眼,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艰难的开口,说道“你……不是个……书生……”

  “噫,素某确实是书生。”素先生笑着摇了摇头。

  “可是谁告诉你,书生就不会武了?”

5

  那一仗,汉军大败北狄军队。

  素先生那一剑刻意刺在了北狄首领的右胸,没有致命,却也能叫他半死不活一阵了。

  这一战,北狄军队元气大伤,短时间内,怕是不会再来犯了。

  消息传回京城,皇帝龙颜大悦,特准边关将士可以回家过年,而家在边塞或是已无家之人,给予赏赐,一边继续驻守边塞,一边可以在边塞也能过个好年。

  而此时,腊月过半,有人,也要回京了。

  军中士兵自是舍不得他,毕竟这短短一个月时间,大大小小的战役,若是没有这素先生,他们也不会愈战愈勇,直至大获全胜。素先生牵着马准备离开时,身后早已追出了一大堆士兵。

  “素先生,您真要走啊?”

  “是……”

  “素先生一路小心啊!”

  “素某会的,谢谢……”

  “素先生我这有些吃的要不你再带上些吧?”

  “不用了素某已经带了很多了……”

  “素先生你穿的有点少啊要不要再穿件衣服我去给你拿?”

  “素某再裹就要成球了……”

  “素先生……”

  来送别的人很多,话也似乎怎么都说不完。

  “素先生,你有家室没?我家中尚有一个小妹……”

  结果听到有人说这话的时候,素先生刚想含含糊糊的蒙混过去,一旁另一个士兵忽然打了那士兵头一下,说道“胡说什么呢!没看见叶将军来了吗?”

  素先生一愣,接着顺着士兵们的视线向后看去。而那些士兵一见叶小钗来了,也不知是哪个士兵带的头,重重的咳了两声,说道“看什么看,散了啊散了啊。”接着方才还热情的向前挤过来的士兵们忽然就一溜烟儿窜没了。眨眼的功夫,白雪纷飞之间,就只剩下他与叶小钗两人了。

  素先生有些忍俊不禁。

  “带这样的一群下属,其实也不无聊吧?”素先生看向缓缓走过来的叶小钗,问道。

  叶小钗笑了笑,却没说什么。

  静默半晌,一时之间两人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最终还是叶小钗先开了口,说道“为何拒绝了我派来送你的马车和士兵?”

  “年关将至,他们这一来一回,我怕他们赶不上年夜。”素先生扯了扯缰绳,看向身边那匹雪白的马,说道“不过,你这马,我可收下了。”说罢,他顿了顿,又道“它看起来,很像这塞外的雪,白的很干净,白的……不染尘埃。”

  就像朝夕相处日日夜夜不曾停过的纷飞大雪,就像那日忽然盛放雪莲花的平坦雪地。

  “那素某,就此告辞了。”

  弯腰作了个辑,素先生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叶小钗,接着回身,白色的斗篷被风扬起,与漫天大雪融为了一体。

  叶小钗站在原地,目送着那人渐行渐远,身影在他的视线里愈来愈小,愈来愈小。

  他想,人已经走了,回去吧。

  然而就在他转身的那一刻,他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脚步顿住,猛然回身,踏着方才那人在雪地中踏出的脚印,向前奔去。

  战靴踩在雪地之上,发出嘎吱的声响,北风卷着大雪,扑打在早已失去知觉的面庞上。他沿着那一串即将被大雪覆盖住的脚印,一直追,一直追,直到那人的身影再次出现在眼前,他拼劲力气向前跑去。

  而那人似乎是听见了他的脚步声,也缓缓的停住了自己的脚步,回头看去,便见身后那人迎着风雪追了过来,最后在他面前停下,弯下腰,气喘吁吁,哈出的白气几乎要将他淹没。

  “叶将军还有事?”素先生连忙扶住叶小钗,低声问道。

  “我……”叶小钗好半天才平复了自己的喘息,断断续续的说道“若是我……我到了京城,该怎样寻你?”

  不知姓名,不知身份,只知其貌,却已烙印心里……我该怎样寻你?

  似是不料叶小钗竟是为此事一路追到这里。素先生先是愣了愣,接着笑了。

  “把手给我,小钗。”

  叶小钗恍惚间没注意素先生对自己称呼的变化,连忙将手递给了素先生。

  素先生拿起叶小钗的手,在上面缓缓的写了一个字。

  一笔一划,似又回到了那日他在雪地里为他画下莲花时,而今日,这莲花却盛放在了他五指之间。

  “莲……?”

  觉出了素先生在他手心里写下的字,叶小钗怔了怔,有些不解的看向素先生。

  “原谅素某现在无法告知你素某的名字,若你有朝一日来到京城,想要寻我,请你一定要谨记这一字。”

  漫天大雪中,那人的神情逐渐被模糊。

  “若有缘,你我,必会再见。”

6

  一年当中的最后的一天,很快便来到了。

  叶小钗自小在边塞长大,父母早亡,很小的时候就参了军,驻守在边关,跟随着前一任的将军征战沙场。后来前一任将军在战场上受了伤,最后伤重而死。那时战事紧,身为副将的叶小钗便临危受命,担起了这大将军的担子。

  军中的将士都很爱戴叶将军,大家一起拼死沙场,时间久了,早就成了哥们。所以那日素先生问他,有这样一群下属不会无聊时,他只是笑了笑。

  因为这些跟随在他身后出生入死的兄弟,早已不只是他的“下属”了。

  大年夜,只有叶小钗和几个已无家可回的士兵们在军营里过年。其中有几个老兵,跟了三代的大将军,一辈子都在跟北狄蛮族死磕,到最后孑然一身,只剩身边这苍茫的大雪,洋洋洒洒的覆盖了一腔往事。

  有人问那老兵后悔吗,他说不后悔。

  干嘛要干会后悔的事呢!他大声笑道,做了就不要后悔!也不要做后悔的事!那老兵将酒壶扔给叶小钗,说道“叶将军也是,年后,可要去趟京城?”

  没料到话题会忽然转到自己身上来,叶小钗愣了一下,恍惚间点了点头,接着又匆忙摇了摇头。

  “北狄不知何时会再来犯,我身为将军,不能松懈。”

  旁边一个年轻一点的小士兵说道“哎呀,那北狄首领都被素先生一剑穿膛了,哪能那么快就打回来,况且,我们还等着,你把素先生再领回来呢。”

  是啊是啊,他这么一说,其他的士兵都附和了起来,其中一个还此地无银的说道“叶将军,你别误会,我们只是想让军中多个智囊,对吧对吧?”他这一说,又是一帮起哄说是啊是啊的。

  叶小钗对他们心里那点小九九自然也心知肚明,就是不点破罢了。

  不要做后悔的事。

  叶小钗仰头喝了一口酒,前几日停了几天的雪忽然又开始飘起来了,叶小钗忽然就想起素先生牵走的那匹马,像是塞外的雪,干净,不染尘埃……

  一时之间,他好似忽然惊醒。

  他想带走的,不是一匹马……

  而是塞外的雪……

  那天晚上,叶小钗想了很多。

  但是他究竟想了些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有一个人的脸,有雪地里的一幅画,有手心里的一个字……

  最后的最后,这些东西全部合起来,变成了一个人,白色长发,白色斗篷,浅紫长衫,笑起来就像……

  像一朵莲花。

  一朵描绘在他手心里的莲花。

7

  这是叶小钗长这么大,第一次离开边塞。

  将军中大事暂且交付于副将,自己在众将士一片意味深长的目光中上了马。

  待到京城时,已是正月十四,隔一天便是元宵节,家家户户都在忙活着,连在街道上都能闻到一丝糯米的香气。

  京城也下雪了。

  京城的雪比边塞的雪小的多,也温婉的多,轻飘飘的在空气中打着转,然后又悄悄的落在发上,额上,肩上,没有狂风呼啸,也没有暴雪纷飞。

  京城的雪也是红色与白色交织的,却不是被塞外战场上厮杀流下的热血所染红,而是放完爆竹后留在雪地里鲜红的废纸。红色的灯笼挂在朱漆的飞檐上,被风吹的晃晃荡荡,摇曳不止,也不知是谁家挂的一串风铃,丁玲当啷的响个不停,像是在呼唤着来不及返乡的游子,一声一声,一下一下,皆是愁苦断肠。

  叶小钗走在喧哗的夜市当中,虽是夜晚,却依然灯火通明。叶小钗一个一个的问,京城里,认不认识一个,名字中有“素”,或是跟“莲”有关的人。

  问了好多人,都不知道,最后有一个卖旧书的小商贩想了想,说道“名字里有‘素’的人满京城多了去,不过我听说当今朝堂上好像有个什么官,名字里似乎带个‘素’字,据说总是戴着个莲冠,不知道是不是你要找的人?”

  莲冠?叶小钗不知道素先生在京城戴不戴莲冠,只不过在塞外时,救起那人时那人是狼狈的散发,并没有什么莲冠,那人也未提过。

  问了一晚上,叶小钗也没问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只能暂且回客栈,待明日白天再去问问了。

  待次日,叶小钗又是如昨晚一样,问了好些人,却依然是无答案。一天下来没什么收获,倒是顺便抓了一个偷路人钱袋的小偷,教训了几个仗势欺人的小混混。

  元宵节,街上自是比平日要热闹许多,特别是临近晚上,许多大户人家的小姐也都出来猜灯谜,逛夜市,自然也就有不少男子出来一睹芳容,使得街上更是热闹非凡。

  叶小钗一日下来找不到人,不免心中有些烦闷。却忽听身旁一群女眷嘻嘻闹闹的走了过来,叶小钗还没明白怎么回事,那群女子就已围了上来。

  自小几乎没和女性有过接触的叶小钗一下子便慌了神,低着头连忙不着痕迹的从那一堆女眷中退了出去,回身一看,才发觉那些女眷是冲着他旁边挂着的那些花灯去的。每盏灯上都写了灯谜,那些女眷便在那里笑闹着开始猜灯谜。

  舒了口气,叶小钗庆幸自己闪人闪的快,刚想转身走人,无意间的一瞥却让他停下了脚步。

  那排花灯之间,有一盏莲花灯。

  层层叠叠的莲花,笔直而上的莲茎,纹路曲折的莲叶……

  恰如那日,那人在雪地里,为他而作的一副雪中画,白莲盛开,飘香十里。

  他不假思索的便走向那盏莲花灯前,问一旁的商贩“这灯,卖吗?”

  “你若猜对这上面灯谜,便卖你了。”那商贩笑着说道。

  叶小钗看那花灯上的灯谜,缓缓的念了出来:

  “婷婷水中伫,六月枝头香。熏风拂面过,阳高颊畔红。”

  “这是……”叶小钗顿了顿,接着开口。

  “莲花。”

  叶小钗答完,却是怔了一怔。

  因为身边有一个人,和他同时说出了答案。

  叶小钗循着那声音朝身侧看去,红色灯笼映照下,光晕渐染,那人一头雪白长发,头戴莲冠,浅紫长衫,白色斗篷,面含微笑。

  身边的嬉闹声一时之间忽然听不见了,只闻北风呼啸,满天飞雪,他仿佛又回到了塞外,回到了军营,回到了北地那彻骨的冰冷当中。

  但是心,却愈发的热了起来。

8

  “我们还当真是因莲而遇,说明素某不曾骗你。”

  河道边,素先生寻了僻静处,手中的莲花灯摇来晃去,恰好照亮了眼前的道路。

  “好久不见,你怎都不会说话了。”回头看向跟在身后一直沉默的叶小钗,素先生问道。

  “刚才你身旁的侍卫,叫你国相大人?”

  闷了半晌,却不料那人开口,竟是问了这么个问题。

  “嗯。”素先生坦然承认。

  “你去边塞,究竟是为了什么?”叶小钗觉得自己现在满脑子都是问题,他一定要问清楚。

  “那你说素某去塞外都干了什么?”素先生笑了笑,却反问叶小钗。

  叶小钗愣了愣。

  “你此去边塞,就是为了尽早结束战事,放士兵们回乡过年?”叶小钗问道。

  “是。”素先生点头“素某自愿向皇上请缨,前去边塞,一方面协助军队抗击北狄,一方面督查边塞防御之事。”

  “那你为何不告诉我你是谁?”叶小钗又问道“不告诉我你就是当今朝堂上大名鼎鼎的国相大人,清香白莲素还真?”

  第一次念出了他的真实名讳,叶小钗却一丝喜悦的感觉都没有。

  看着眼前的叶小钗,素还真沉默了一会儿,接着笑了。

  “不告诉你素某是谁,只是想试探你,而帮助你嘛,的确是职责所在,不过素某到底要不要帮你……”

  他走近叶小钗,看向他映红灯笼下却愈发柔和的面庞,说道“那得看你值不值得素某帮了。”

  听素还真此话,叶小钗眸子动了动。

  “你说,你值不值得素某帮?”

  反过来问叶小钗,素还真假装成一脸的疑惑,倒真像是碰到了什么难题一样。而看着眼前的素还真,叶小钗原本刚才还冷冰冰的脸,终于再次忍俊不禁。

  “那当真是要多谢国相大人了?”

  “当然,谢素某一辈子吧。”

9

  雪下的大了些。

  白色的雪,被白雪覆盖的地,红色的灯笼,红色的廊柱,耳边依稀有爆竹声响过,还有手中拿着五彩缤纷的烟花嬉笑着闹来闹去的孩童。

  “你是为了京城的元宵节而来?”

  看向身边的叶小钗,素还真漫不经心的问道。叶小钗刚到嘴边的“不是”被咽了回去。他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为看莲花而来。”

  “那你来的真不是时候。”

  素还真晃了晃手中的莲花灯,似乎是想让叶小钗仔细看看这莲灯的样子“你若来的时候是夏天,便能看到莲花了。”

  叶小钗却在心里想哪用等到夏天啊,自己旁边那么大一朵呢,然后他又反应过来自己想了些什么,忽觉自己太放肆,赶紧摇摇头,而一旁的素还真见那人脸上忽红忽白又忽然摇摇头,有些不解的问“小钗你……怎么了?”

  “我无事。”瞬间恢复正常,叶小钗又是没什么表情的看向素还真。

  “那我们去那边逛逛吧。”素还真回头看向叶小钗,说道。

  叶小钗未说话,却也默认了。

  积雪未化,街边有几个大户人家的女眷打起了雪仗,雪里混着红色的爆竹纸,晕染在京城这红色与白色的交织之间,笑声似乎都能传到遥远的塞外。

  与这喧闹的街市相反,叶小钗与素还真之间却格外的安静。两个人只是并肩而行,没有过多的言语,只一路走过,却一点也不觉得生疏,也不觉得尴尬。直到走到长街尽头,素还真忽然停下了脚步。

  叶小钗也随着他停下了脚步,侧头看向他。

  “这街都逛完了,才想起来,这元宵节不吃汤圆怎么能行。”素还真拍拍自己的脑袋,皱着眉侧头看向叶小钗,说道“我们回去吃汤圆吧。”

  叶小钗愣了一下,接着点点头“好。”

  街边的小摊,刚端上来的碗蒸腾着白色的热气。周围的喧闹声仿佛都成了点缀,街上悬挂的红色灯笼在愈来愈大的飞雪中化成了点点红色光晕。素还真捧着手中的碗,看着对面的叶小钗,说道“这里虽然不是什么上得了台面的大酒楼,但汤圆真的做的很好吃,你快尝尝。”

  叶小钗很听话的低头尝了一个,甜甜的滋味在嘴里蔓延开来,哈出的白气似乎都带了一丝甜味。

  正当他想夸一夸这汤圆好吃的时候,对面素还真忽然舀起一个汤圆,说道“这个陷的特别好吃,小钗你尝尝。”

  说罢他伸手,想要将那汤圆放到叶小钗的碗里,然而却被叶小钗忽然抓住了手腕。素还真一愣,还没待他发出疑问时,叶小钗竟直接拿着他的手,将他手中勺子里的汤圆吃到了嘴里。

  素还真还有点没反应过来。待素还真回过神时,叶小钗已经松开了他的手,仿若方才无事一样,依旧是好好的吃着自己的汤圆。
 
  素还真见叶小钗若无其事的样子,忽然说道“小钗,刚才你吃了素某一个汤圆,你是不是要还素某一个呀?”

  叶小钗抬头看了一眼素还真,乖乖的从自己的碗里舀了一个汤圆,刚想放到素还真碗里,却见素还真也像刚才那样想去抓自己的手腕,叶小钗见状,伸出去的手半道就折了个弯,返回来将那汤圆吃到了自己的嘴里。

  素还真见状,刚想去抢叶小钗那盛汤圆的碗,却见对面叶小钗忽然起身,朝自己走过来,站到了自己面前。素还真刚想问他要干嘛,那人却忽然俯下身,下一秒,唇上便是一温。

  嘴唇被撬开,有甜甜的东西被送到了嘴里。尚未反应过来的素还真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面庞,只觉得七窍仿佛都失去了知觉,只有眼前的这个人在眼前晃来晃去,晃着晃着,就晃到了心里,连同着塞外的大雪,连同着京城的汤圆,连同着他送给他的那匹白马,连同着他写在他手心里的那个字。

  过了半晌,叶小钗才缓缓的松开了素还真,雪花飘进小摊上支起的帐篷里,身后夜市的阑珊也随着深夜的到来缓缓落幕。叶小钗低头看了看素还真,却发觉他红着脸,也不说话。叶小钗才觉自己方才有些无礼,刚想说话,那人却先开了口:

  “旁……旁边有人看着呢!”

  没想到他一开口竟是这句话,叶小钗不禁有些哭笑不得,继而很是听话的往素还真的身前挡了挡。

  “……没事……我身体挡住了。”

10

  叶小钗只在京城待了三天,便要回去了。

  就像是曾经在塞外时,送君离别,飞雪漫天。可如今,身份倒换,曾经是他送他,而今日,却是他送他。

  今此一别,不知何日能再相见。

  两人之间仍是没有什么过多的言语。有些话,即使不说,两人也能彼此明了。

  叶小钗牵着马的缰绳向前走去,仿佛看到了曾经也是牵着马向前走去的那个身影。脚步在雪地中留下一串串的脚印,连成了一条短暂的小路。雪比前几日小了很多,只剩下几片在空中慢慢悠悠的跳着舞,半天也不曾落地。

  “就送到这吧。”

  出城一段路,叶小钗侧身,看向身边的素还真,说道。

  “小钗这么急着赶素某走?”相似的话语,曾经是玩笑,此时却是真真切切的不舍。

  “怕你要多走。”叶小钗轻轻的笑了一下,说道。

  “多走又如何?”素还真长叹一声“有些路,偏是素某想走,都不能走啊。”

  雪落无声,人矣无声。

  过了半晌,叶小钗忽然将人拉过,一把揽到了怀里。素还真还没明白怎么回事,那人却在他耳边对他说道,能再给我画一次莲花吗。

  “……有何不可?”素还真从叶小钗的怀中起来,忽然拉起他的手,那只他曾在他手心里写下一字的手。

  层层叠叠的莲瓣,笔直向上的莲茎,纹路曲折的莲叶。笔锋勾勒,回峰路转,仍是那一朵盛开在白雪之上的清香白莲。

  继而他又在那莲花之上,用指尖缓缓的写了一个“莲”字。

  将叶小钗的五指卷起来,握紧手心,素还真看向叶小钗,说道“叶小钗,你能握紧吗?”

  “如何握不紧?”叶小钗笑了“怕是想逃都逃不掉。”

  素还真也笑了。

  “那就握紧它吧。”他说道“若你能谨记这一字,有缘,必会再见。”

11

  转眼间,正月已过,再过上一阵子,春天便要到了。

  营帐中,叶小钗忽然从梦中惊醒,坐起身来,却见手中紧握一片布帛,帛上之人头戴莲冠,眉眼浅笑,却被一处浓墨污了半个身子。

  叶小钗拿了那布帛,坐到桌案前,提笔,却落不下。

  思索半晌,他终是将笔放下,转身披了衣裳,朝营帐外走去。

  雪已经停了很久了。

  从京城回来后,塞外就没有下过雪。恰好又碰上连着几日的好天气,地上的积雪也开始有了融化的迹象,隐隐约约露出了被白雪掩埋一整个冬天的青灰路面。寒冷的塞外仿佛在一夜之间,忽然就迎来了春天。

  踏着雪地向前行走,叶小钗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自己小时候居住的小村子。这小村子是真的很小,坐落在塞外这个地方。但因为军队离此地不远,所以倒也没受到北狄蛮族的屠戮,多多少少的也一直有人居住。

  叶小钗一走进村子,便见好多人围在一处,似是在观看什么东西。叶小钗心下好奇,便走过去,想看个究竟。

  走近了,听身边之人的只字片语,叶小钗才得知原来这里有个小贩无意间得了朵雪莲花,正在小村子里叫卖。想来他也不知这雪莲花的价值,竟在这穷困的小村子里叫卖起来。

  叶小钗看到那小贩手中的雪莲花,心里忽然就想起了那个人,以及他写在他手心里的字。

  心里一跳,他开口便道“这雪莲花,我要了。”

  说完话,他却怔住了。

  恰如那晚灯火阑珊,他说出了那灯谜的答案,他在他身边,也说出了答案。

  而此时,也有一人,与他同时开口,说出了同样的话。

  叶小钗忽然有点不敢转身去看了。他站在原地呆滞半晌,那人却已是给了那小贩银子,拿过了雪莲花,站到了他的面前。

  依然是白色的发,白色的斗篷,浅紫的长衫。在他眼前忽然又飘起了雪,像是年前的那一场大雪,纷纷扬扬的模糊了视线,那人却在眼中愈加的清晰。

  ——“我们还当真是因莲而遇,说明素某不曾骗你。”

  是的,他从未骗他。

  而此时他看到素还真手中拿着的那朵雪莲花,忽然就笑了。

  “你是为这雪莲花而来吗?”叶小钗问道。

  “非也。”素还真将那雪莲花塞到了叶小钗手中,笑着看向他。

  “是为你而来。”

----------END----------



注:北狄是周朝对北方少数民族的称呼,文里只是借了个名字,和任何少数民族无关!和任何少数民族无关!和任何少数民族无关!重要的话说三遍!

评论(4)
热度(106)

© 长夜堡里的老鼠厨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