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夜堡里的老鼠厨_

平生不修善果,只爱杀人放火。

【短篇·钗素】记心

【短篇·钗素】记心

苍鹰X被异识入侵的素素
算是有肉吧……但是真的不会写肉,所以……将就吧【。】
ooc有忘剧情bug有逻辑混乱有,慎慎慎慎慎。

-----------------------

——好友,你曾问我,一个没了素还真的武林,会变成怎样一副光景。

——素某必须说,武林没了素还真,太阳依旧会东升,清风依旧会徐凉,但一个没了和平的武林,天空是黑暗的,大地是血红的,于谁何忍。

——所以,素某不重要,素某只是通往和平路上的一块砖瓦,我心甘情愿。

……

素还真。

没了你的武林,太阳东升,清风徐凉。

可你曾想过,没了你的……我呢?

-

痛。

浑身仿佛撕裂般的痛楚,从脑部和心口一点一点蔓延出来,撕扯着本就不甚清醒的意识,噬骨灼心,消磨着他仅存的一丝清明。

此时的素还真,脚步不稳,摇摇晃晃的没个支力,又似是被自己给绊了一下,向后倒退了几步,头脑本就昏沉,这一退,他竟有种要后仰倒下的感觉,只是正当他无措之时,身后忽然有一双手,稳稳的拖住了他的肩,让他没有就这样倒了下去。

而被那双手拖住的同时,忽然一股奇异的暖流,仿佛是以那双手为起点,迅速的在素还真体内流窜起来,甚至方才那蚀骨的痛楚,在这暖流袭身之下,竟也减轻了不少。

素还真此时意识不轻,自那双手传来的疏解之气,让他本能的想更靠近那人一些,他脚步虚浮,摇摇晃晃的转过身,亏得那人扶着他,才没有再被自己给绊倒。模糊的视线中,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戴着苍鹰面具,白色长发的青年。混沌的头脑一时想不起究竟是谁,只是本能的靠了上去,想要让自己体内的痛苦再减轻一些。

而素还真靠上去的同时,那扶着他的人身体似乎是僵了一下,不过转瞬即逝。继而那人便张开双臂抱紧了素还真,逐渐由开始的小心翼翼,到手臂越收越紧,仿佛生怕下一秒,怀中的这个人,便会烟消云散一般。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素还真因痛苦而布满冷汗的面部稍微有了缓色,意识也稍稍恢复了一点,这才反应过来,察觉自己现下处境,心里一愣,抬头,便见那人面上的苍鹰面具,在月光下泛着清冷的光泽,却让他不由得心里竟是一安。

“叶……叶小钗。”

缓缓的开口叫道,因方才在痛苦中苦苦挣扎,素还真的声音里带了丝沙哑。叶小钗听到怀中之人发话,愣了一下,低头,看向他。

这时,素还真混沌的头脑也清醒的差不多了,逐渐想起自己方才是和唐绝分头追人,自己去追赶黯翼飞霄,马上就要追上的时候,的时候……

头部又是一阵撕裂般的疼痛,冷汗簌簌而下,素还真本能的扶住额头,叶小钗一见,慌忙握住素还真扶住额头的手,似是安抚一般。

“……素某无事。”苍白着一张脸,素还真感受到身边之人的紧张,抬头,朝他露出一个有些虚弱的笑,缓缓说道。叶小钗面具下的眉头紧锁,一时之间,却也不知该对他说些什么。

那日屈世途匆匆赶来魔吞不动城,向他说明了素还真此时的情况,之后他们便迅速商讨了救治素还真的计划。只是自己却先沉不住气了,未待与金狮银豹他们商量好的时间,便先寻他而来,竟正好撞见正受异识控制而痛苦不已的素还真。

看着怀里人苍白的面色,又想起他方才痛苦的神色,叶小钗心里实是酸涩,不自觉的手臂便收的更紧了些。

而正当他发怔之时,怀中的人却是动了动,似是要挣脱开他的怀抱。叶小钗一愣,才发觉自己的手臂似乎是用力过度了,便连忙将自己收紧的手臂松了开来,任凭那人沉默的退出了自己的怀抱。

“素某方才正追赶可疑之人,大概是近日来疲于奔波,有些累了,不用担心。”素还真的声音又恢复了一片淡然,不冷不热的。说罢,素还真又转头看向叶小钗,问道“只是,你怎会在此?不动城内出了什么变故吗?”

叶小钗摇了摇头,抬手想去拨开素还真因冷汗沾湿而贴在额上凌乱的散发,却不料素还真不动声色的偏头避开,继而用不带丝毫感情色彩的平淡声音说道“若无事,你就先回不动城吧,素某尚有要事处理,先告辞了。”说罢转身便要离开。

(什么事。)

叶小钗终于用心音和他说了话。素还真听后刚想说什么,却发觉自己的心口和头部又开始一点一点的抽痛起来。素还真抿了抿唇,不着痕迹的抬手按住自己的胸口,以减缓疼痛,掩盖住眸中的异样神色,回头看向叶小钗,说道“当然是异识之事,你先回不动城,若有需要之处,素某自会回不动城求助。”

素还真话音刚落,却忽觉身侧一阵掌风,素还真心下一惊,连忙运起脚下步伐,闪躲开来。定睛一看,竟是叶小钗连招袭来,似是要与他动手。

“叶小钗,你这是做什么!”素还真挡下叶小钗的攻击,拂尘一扬,便向着叶小钗回击而去,谁料这一下叶小钗竟是避而不及,正中了素还真一招,向后疾退数步,素还真招式却未停,手上挥动拂尘,再次朝叶小钗袭去,却见叶小钗又是硬接下了这一招,然而就在素还真与他离得极近之时,叶小钗忽然抬手,恰好便紧紧的握住了正想再次行招的素还真手腕。

冷不防被大力握住手腕的素还真心下一惊,却见叶小钗因方才自己连招相对,面上的苍鹰面具也因此脱落,露出了那张自己熟悉的再不能熟悉的英俊面庞。素还真看着那张脸,竟是一怔,而就在他这一怔的档口,叶小钗手上用力,双手钳制住素还真的手腕,将他的两只手反背到他身后,然后猛然拉近自己,让素还真整个人都靠在了自己的身上。

素还真手腕吃痛,似是被叶小钗制住了穴道,手上一时无力,拂尘也掉落到了地上。素还真这才从看到叶小钗面庞的愣神中回过神来,发觉自己现下处境,有些懊恼的抬头看向叶小钗,质问道“叶小钗,你这是什么意思?”

(方才你可是想杀了我?)

叶小钗的眸中透出一丝苦涩,素还真有些没明白叶小钗的话,怔了半晌,回忆之下,才惊觉问题所在。

方才叶小钗忽然袭击他,他想也没想,出于自己的本能,回身便欲施杀招,岂料叶小钗刀剑皆未出,竟是躲闪不及,看样子似是对他毫无防范。而当时自己也并未多想,只是想要杀掉眼前妨碍之人……

看着叶小钗唇边的一抹殷红,素还真眼神里闪过一丝冷色,但他却还是缓和了面色,放柔了声音,轻声说道“可是方才明明是你先攻击素某的呀。”

声音一如素还真平日里带了丝轻快的玩笑话,叶小钗眸间却是愈加深沉,握住素还真手腕的手不自觉的便加重了力道。

“嘶……”素还真试图运功挣开叶小钗,却发觉自己穴道被制。迅速思虑之下,素还真也猜出了叶小钗此行目的的大概,心知自己必须要速速脱身,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这样想着,素还真闭了闭眼,将眸中丝丝杀气尽数隐藏,接着睁眼,眸中又恢复了他平日里的一片清澈,笑着看向叶小钗,问道“哎呀,素某方才也是无心,难不成,小钗……你生素某的气了?”

话音里带了丝委屈,素还真明显感觉叶小钗握着自己手腕的手似乎是稍微松了松。但叶小钗面色仍是不动,只沉默的看着他,眉头依然紧锁,似是在思考着什么一样。素还真急于挣脱钳制,心下思虑,眉一挑,又笑道“唉,小钗,若是你实在生气,素某给你赔不是便是。”他眼神泛冷,神色却是温和,忽然就在叶小钗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身体向前一倾,微微抬头,竟是吻上了叶小钗的双唇。

没料到素还真竟会忽然做此动作,叶小钗心下一惊,差点就要松开素还真将他猛推出去,但回过神来的叶小钗,眸中的苦涩却是愈加清晰。

受异识控制的人,亲人不再是亲人,朋友不再是朋友。深知此时的素还真对自己毫无感情,但他却为了挣脱自己的钳制……

没了情感的你,只要能达到目的,你就会对任何一个你明明毫无感情的人,做这种事情吗?

疼惜,愤怒,不甘,此时此刻,各种各样的情绪蔓延在了叶小钗的心中。而素还真尚不知叶小钗所想,方才自己吻上叶小钗那一刻,明显感觉他身体一震,似是就要松开自己,却在最后那一霎那稳住了心神,手依然还是没有丝毫的放松。素还真心下懊恼,刚想松开紧贴的双唇,却忽觉身后那人钳制住自己的双手迅速换了单手钳制,紧接着,脑后忽然被人一个用力,自己刚想松开的双唇又被紧紧压下,不自主的想惊呼,张开的双唇却让对方有了可乘之机,紧接着,素还真只觉自己下唇一痛,叶小钗竟是咬住了自己的下唇,丝丝血腥味在口中蔓延开来,不知是自己被咬出了血,还是方才叶小钗受伤所溢出的血,又或是,两者皆有。

双手被制,素还真本能的开始用力挣扎,奈何穴道被封,他微小的挣扎在叶小钗的怀里毫无用处。正当素还真以为叶小钗就要这样一直吻他吻到窒息之时,叶小钗忽然就松开了素还真。重新获得呼吸能力的素还真大口喘着气,面部也因方才的缺氧而泛起了微微的红色。但还没等他整理好心情想说什么的时候,眼前竟是一阵天旋地转,自己居然被叶小钗打横抱了起来。

“叶小钗!”

素还真再也演不下去了,他凭着本能一拳打向叶小钗,却被叶小钗轻松闪过,心下这才真正的慌乱起来,叫道“叶小钗!你要带我去哪!你放我下来!”

现下看来,不动城的人定是已意识到了自己的异常,若是被带回魔吞不动城,那再出来与唐绝他们汇合就难了,这样想着,素还真更是用力挣扎了起来。叶小钗力气虽大,但素还真到底是个大男人,何况即使穴道受制,叶小钗也只是封住了几个能制住功体的,这种胡乱扑腾倒让他有些无措了,又怕素还真扑腾大了把自己给摔了,又不能放他下来,两难之下,叶小钗一时之间也没了动作,却是不料素还真在他怀里忽然朝他用力一撞,愣神的叶小钗没注意,竟是被素还真给撞的向后仰去,然而他下意识的却不是先稳住自己,而是连忙将素还真整个人护在怀里,自己就这样硬生生的仰倒在了地上。

看着身下被自己撞倒的叶小钗,却不料看向他的那一刻,四目相对,那人原本应该是清冷无比的目光,却生生透出了一抹温和。那温和的目光被素还真看在眼里,竟像是毒药一般,让他忘了自己的首要任务是赶紧爬起来逃跑,只沉浸在身下那人独有的温柔里,几近不可自拔。

正当素还真感觉自己就要溺在叶小钗这柔和的目光里时,忽觉自己颈侧覆上一丝温热,素还真回神,才觉身下的叶小钗在自己愣神之时,竟是吻上了自己的脖颈,并且一路向下,咬上自己因方才挣扎本就不怎么齐整的衣领,向外用力的扯了开来,随即锁骨处便传来密密麻麻携带着微痛的痒意。而叶小钗的一只手环着素还真的身体,将他紧紧的压在自己的身上,另一只手却不知何时竟伸到了素还真的衣服里,并且一路向下,冷不防握住了那一处,轻轻的揉搓起来。

这样的动作,素还真终是没忍住,口中泻出几声轻微的喘息声,随即双手在胸口握拳,匆忙咬住下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侧过头不去看叶小钗。

心知叶小钗这是要做什么,素还真脑中本能的想要抗拒,可身体却迟迟没有动作,仿佛默许了叶小钗一般。这种感觉让素还真不免有些茫然,却更加的不知该如何所为,只能任叶小钗的手在自己的身下动作,却没有再拼命的挣扎。

叶小钗动作不停,直到素还真身体开始不由自主的猛烈颤抖之时,一声急促的喘息后,素还真便无力的趴在了叶小钗身上。

一阵短暂的沉默,彼此之间只有轻微的喘息声,伴着夏日蝉鸣,响彻林间。不过一会儿,素还真似乎也从高潮的余韵中找回了点意识,伏在叶小钗耳边有气无力的喃喃道“叶小钗……你……你简直乱来……”

叶小钗的眼神依然温和,月光自上方映入他的眸子里,明亮却又捉摸不透。素还真不自觉的抬手,触摸到叶小钗的眼睑,接着有些疲惫的闭上眼,强撑着身体要起来,却冷不防又被背上那只手用力一压,自己又倒回了叶小钗身上。

“你!”素还真瞪向叶小钗,却见叶小钗忽然抬头,竟是吻上了自己的眉心。

叶小钗这忽然的动作让他不觉一愣,心中却是响起了那温和的心音。

(素还真。)

叶小钗的眼神依然温柔到不像话。风吹起旁边的草丛,发出沙沙的声响,似是奏起了一曲短暂的牧歌,回荡在月色之下,轻音绕梁。

(无论你是善,是恶,是坚持,是沉沦。)

他的目光中,温和之下,是不容反驳的执着与坚持。

(你的身边,永远有我在。)

永远有我在。

有叶小钗在。

叶小钗。

变了色的朱砂痣,在叶小钗吻上的那一刻,似是释尽了光辉一般,黯淡了下去。

叶小钗……

是啊,是叶小钗。

茫茫之中,似是有一点灯光,微弱到看不见,却又复而光明,点亮暗处。

清风拂过,将那人雪白的发丝吹起,扫在脸上,有些微的痒意,然后滑落耳侧,与他散在地上的长发纠缠。素还真似是被叶小钗这落在眉心的一吻给弄的怔住了,半晌没用动作,只怔征的看着身下的人,不言不语,不声不响。

忽而,一滴温热的液体,就那样滴落到了叶小钗的眼中。

眼前模糊了一下,继而那滴液体从他眼角溢出,顺着他的脸颊滑落了下来,融进白色的长发当中。

伏在叶小钗身上的素还真,就这样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仿佛是要把他生生印在心里一般,眼泪就那样从他的眼中滴落到叶小钗的脸颊上。一滴又一滴,在他的心中砸起一串又一串的涟漪。

看着这样的素还真,叶小钗眨了眨眼,眸中闪过一丝无措,却转瞬即逝。环在素还真背后的手覆上他的头,莲冠被摘下,叶小钗像是安抚一般顺抚他那一头散下的长发,心音道,怎么哭了。

“素某方才,伤到你了。”

素还真抬手,抚上叶小钗的唇角。那里还有一丝淡淡的血痕。叶小钗一愣,这才惊觉,素还真竟是恢复自己的意识了。

(素还真,你……)

还未待叶小钗心音说完,素还真便摇了摇头,让叶小钗不要再说下去。叶小钗见状,便乖乖的收了声,只沉默的看向眼前那陷在阴影中的面庞。

素还真不惧死,不惧苦,不惧异识,更不惧被人操控,因为他永远有让自己脱离险境的计策,却独独惧怕,忘记了自己的感情,忘记了……他。忘记了他们的羁绊,忘记了他们曾经的一切。

受异识控制的人,亲人不再是亲人,朋友不再是朋友。

那自己心中之人,又何尝不是呢。

唯有让自己永远记住他。

刻骨铭心的记忆,永远不会被遗忘的感情,即使脑识受控,也能在见到他的那一刻,找回本心。

因为是他。

因为是叶小钗。

那一刻,素还真忽如发狠一般的俯身,猛地吻住了叶小钗,叶小钗怔了一下,随即察觉到素还真那凶猛却又拙劣的吻,眼睛眯了眯,抬手环住素还真的腰,一个翻身,便将素还真压到了自己身下。

被颠倒了位置,素还真仍没有要松开叶小钗的样子,仍是抱紧了他,生怕自己下一秒就抱不住他了一般。叶小钗一只手向下,将素还真本就半敞的衣服向两侧掀开,露出白皙的胸口,另一只手蘸着方才素还真释放的液体,探向了他的身后。

只是想用心,用身体,狠狠的将你记住。

无论是人,还是这份历经磨难的感情。怎么能忘,怎么可以忘。

月光流泻,清风拂草,纠缠于此的两人,唇齿间皆是莲香旖旎。喘息的声音被那一下又一下的蝉鸣声掩盖,轻微几不可寻。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一声长叹,道尽心中无限愁思,一场浮梦,刻骨铭心,却又良宵短逝。

内心深处不自知的哀鸣,被沉沦中的声音所掩盖,逐渐不复清晰。只贪恋这一夜的欢愉,教人愁不知何物,苦不晓何来。只待梦醒时,却仍是背道而驰,依然冷锋相对。

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

相思相见知何日……

此时此夜……难为情。

-

像是做了一场不堪回首的梦,痛苦与欢乐,亲密与纠缠。

清晨的阳光熹微的洒在林子里,透过树叶在地上落下星星点点。似是被人一踏,便会碎成一地斑驳。

素还真身下垫着松松垮垮挂在自己身上的衣服,试着活动了下自己的腰身,看自己方才将叶小钗击晕的力道,穴道应也已解,只是腰部还有些微的酸痛。

不过,不碍事。

蝉声依旧一下又一下的响彻清晨的树林,素还真整理好自己的衣衫,侧头看向身边那人。阳光洒落在叶小钗仍沉睡的面庞上,仿佛泛起了一层淡淡的金色,格外好看。素还真看着那人,不自觉的抬手,想要去触碰那人的面颊,但就在手即将触到之时,却是一顿,继而缓缓的撤回了自己的手。

“叶小钗啊……”

素还真垂了垂眼帘,叹息声轻微不可寻。

额头朱砂反射出黯淡的光芒,掩盖了他脸上那泫然欲泣的淡笑。素还真扶着身边的树有些困难的起身,脑中逐渐开始混沌。

我要去找唐绝……对……唐绝……

他摇了摇头,脚步虚浮,却没有再回头看一眼,只一步一步向前走去,与身后那人,越离越远。

-

树林里,眼前掠过那戴着苍鹰面具之人,素还真胸口忽然猛然一痛。

心已将你牢牢记住,相对之时,又怎不会痛呢。

----------END----------

评论(4)
热度(134)

© 长夜堡里的老鼠厨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