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夜堡里的老鼠厨_

平生不修善果,只爱杀人放火。

【苏兰】木头脸很头疼 (中)

【苏兰】木头脸很头疼 (中)

撸苏兰文的过程总是特别欢快,但是一欢快就容易玩脱……结果最后完全不知道自己码了些啥,前言不搭后语的我也是有点服气自己ORZ
本来只想码个短文的结果我又控制不了字数了哭哭哭哭!只能分三段放了!
傻白甜文风+小学生文体
看完大概就想和我绝交了吧喝喝
小伙伴们,都来生见吧【×】

------------------------------------------------

当百里屠苏得知这只是兰生骗他的的时候,他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是生气的,但不知为何他就对这个家伙下不去手。最后只能在这家伙继续问自己修仙的问题时冷冷丢了他一句“自觉经脉吧你”,便离开了。

百里少侠的悲惨命运告诉你,惹谁也不要去惹满脑子鬼灵精怪的方兰生。

啊不对,究竟是谁惹谁啊?

总之,就是离这个叫方兰生的人越远越好就对了。

百里屠苏是这样想的。

很显然上天也对百里屠苏的这个想法给予了一定的肯定以及大力支持,没过几天,方家的二小姐,方兰生的二姐便找来了。因为自从百里屠苏来了之后,方兰生就开始整天缠着百里屠苏修仙问道的问题,更加的不学无术了,这让方二姐也是心累了,不得不给百里屠苏些钱财,让他离开方家,不要再接近兰生了。

期间方如沁还好一个解释,说不是百里少侠的错,完全就是自己的弟弟太不懂事。可不知为何,百里屠苏心中还是升起了一丝愧疚。

具体原因,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离开方家那一天,正好就是自己煞气发作的日子,好在他也离开了,不用再为害怕会伤害到方家人而担心。

最后,自己是被吴县令给救回去了。第二天醒来后,屠苏得知自己没有伤人,还被好人所救,心下感激,正好又得知目前吴县令在为琴川的采花贼一事烦恼,为报恩,屠苏就自告奋勇的提出自己可以帮助县令捉拿采花贼。

嗯,只不过是为了报恩而已。

可是百里少侠千算万算没想到这事儿居然又能和方家扯上关系……嗯,据说,这采花贼的下一个目标,便是方家的二小姐,方兰生的二姐,方如沁。

是夜,屠苏独自一人进入方家。

关于那次经历我们的百里少侠后来一回忆也是觉得很委屈。自己好心好意想去保护方家二小姐,却被兰生这个不分青红皂白的小子说成自己是采花贼,要不是后来晴雪的出现为自己澄清,以及吴叔赶来为自己解释,估计这小子又好不依不饶了吧。

不过好在解释清楚之后,兰生似乎也知道自己误会了,并没有继续死活不饶人。不过,令百里少侠万万没想到的是,自此,方兰生又开始缠上了他……美其名曰:我是我姐的弟弟,我姐有危险我当然要和你们一起查清楚……诸如次之类。

百里屠苏要崩溃了。

长这么大,他百里屠苏真的没遇见过这么让他头疼的人啊!

唠唠叨叨烦人不说,怎么还这么粘人啊?!

当然,百里屠苏虽然痛心疾首但也无可奈何,毕竟他也左右不了方兰生。

自己和晴雪出去查案,他跟着。

自己和晴雪在街上观察,他跟着。

自己和晴雪去受害者家里询问,他还跟着。

期间百里屠苏已经扶额无数次。

不过这已经很好了。百里屠苏在心里安慰自己般的想。比起之前自己在方家做帮工时那不知道究竟是帮自己还是整自己的情况来说。

真是好太多了呢。

呵呵。

后来,几个人又查到那个采花贼有可能和孙家的花匠有关系,便设计把那个花匠引出来,偷偷让孙家的大小姐孙月言叫上花匠来到了月老庙。

原本几个人是分开行动的,但不知晴雪为何忽然找到自己,还给了自己一个荷包,让自己转交给兰生。

“为什么要我给?”百里屠苏很奇怪。

“我不想见他。”晴雪回答的很干脆,屠苏却是莫名其妙。

没办法,最后百里屠苏只得拿着那个荷包去找了兰生。找到他的时候这家伙正独自一人坐在月老庙后在那拿着竹签摇来摇去,一个人不知道在喃喃着什么,自娱自乐的样子,时而满脸愁容,时而又喜笑颜开,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一副已与外界隔绝的模样。

完全一个小孩子的样子啊。

屠苏在离他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停下脚步,站定抱臂,像是看风景一样的看着那人。

其实这样也……

蛮可爱的。

猛地察觉到自己在想了些什么,百里屠苏脸一烫,低了低头让自己清醒些。继而深吸一口气,走上前去。

大概是察觉到了阴影,低着头的方兰生怔了一下,接着抬头,便看到了走过来的屠苏。

“木头脸?”那人疑惑的叫道。百里屠苏也没看他,眼睛看着别处,伸手便把那荷包递给了他。

那人却久久没有接过。

过了半晌,兰生那支支吾吾的声音才传了过来。

“你……送我的?”

屠苏心想自己这算是送他的吧,便稀里糊涂的说了声“嗯。”

“啊?”方兰生的声音听起来都虚了“……就算我长的再英俊,你也不至于……喜欢上我吧……”

哪知屠苏此时却看到了一个疑似采花贼的人,刚才兰生那句他压根就没听清,待回神时就只听方兰生说了句“你不会是有……断袖之癖吧?”

断袖之癖?

百里屠苏有点发怔。

那是什么东西。

断袖?断了的袖子?是指一半的袖子?

压根没去细想的百里屠苏随随便便的就给这新词儿下了个定义,瞟了眼自己外衫是个半袖,想都没想就点了点头“没错。”说罢,便转身,去追那个疑似采花贼的人去了。

留兰生一个人在原地,傻眼了。

追着那个疑似采花人的人追出了老远,那人却忽然回头,露出了自己的样子,屠苏却发现那人根本就不是采花贼。意识到自己是被算计了之后,屠苏匆忙赶回月老庙,才发现方家二小姐居然已经不见了。兰生急得都快要要跳起来了。见兰生急得要命的样子,不知为何屠苏心里也有一丝小小的心疼。

在他的印象里,方兰生这小子应该就是永远不识愁滋味的样子,无忧无虑没心没肺的样子,虽然烦但却总能带来欢乐的样子。

还有……让人忍不住想要保护的样子。

此时此刻,见他一副快要急哭了的样子,屠苏心中竟有些不忍。

晴雪用灵蝶帮忙找到了如沁之前坐过的马车,几个人寻着灵蝶匆匆赶来,果然看到那马车就翻倒在山路上。

兰生又是想都没想就要冲过去,大概是太过于担心自己的姐姐,根本就管不了那么多了。在一旁的屠苏见兰生就要那么冲过去,心里却是一紧,下意识的抬手便挡住了他。

“兰生。”

不自觉叫出他的名字,那人对屠苏忽然拦住他的举动很显然有些生气,屠苏张了张口,最后却也只说出两个字“小心。”

听到这两个字的兰生看着他一愣,刚才就要脱口而出的话似乎也忽然憋回去了,一句也没说出来。

结果,马车里没有方家二小姐,几人却找到了兰生的竹马竹马,晴雪屠苏的故交,欧阳少恭。

原来欧阳少恭原本是带着家仆寂桐要回琴川老家,但路过此地却发现了这辆马车,于是就过来查看了一番。

既然马车里无人,众人断了线索,几人也就只得先暂时回了方府,之后再商讨计策。

回到方府后,几人把具体情况和少恭说了,屠苏又让阿翔出去打探,最后找出,方家二小姐原来是被一伙山贼掳上了翻云寨。

兰生一听这可急了,说什么都要去翻云寨救自家姐姐。兰生吵吵闹闹的也是让少恭很是无奈,最后只得把原本的屠苏晴雪和少恭三个人去,硬是换成了屠苏兰生和少恭三人。

去翻云寨之前,几个人都稍微准备了下。临走之前,见兰生还没准备好,没出来,站在门口等着兰生的屠苏忽然就有些踌躇的问身边的少恭道“少恭……断袖一词……是何意?”

“啊?”少恭没想到屠苏居然会突然问这个,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啊了一声,才明白过来,接着有些奇怪的看向屠苏“你问这个做甚?”

“没什么,听人提起过,好奇罢了。”屠苏扭过头不去看少恭。少恭见屠苏的反应,便扬了扬唇,说道“断袖,就是指两个同为男子的人之间产生了原本是男女之间才会产生的感情。”

原本男女之间?屠苏皱眉,感情,也分男女吗?不过他虽有疑惑,却也没说出来。本身自己也不是个爱多说话的人。恰巧这时兰生也出来了,蹦蹦跳跳元气满满的从大门走出来,还一边说什么要把翻云寨的那些恶贼打的满地找牙才能替二姐出这口恶气之类的云云,又开始话唠了起来。少恭看着他一脸宠溺的笑,对兰生说,小兰能保护好自己就行了,兰生一听可不乐意了,大叫着自己也很厉害的,少恭就只得笑着应和。

屠苏的眼神却不知不觉的就胶在了方兰生的身上,脑中无意识的就想起了之前少恭的话。

男女之间的感情?

那是种怎样的感情?

方兰生说自己有断袖之癖。

他想起方兰生之前与自己的种种,有些不能理解。

最开始每天都缠着自己要自己教他修仙粘死人不偿命的方兰生。

后来每次自己做事明明不会却还非要逞强来帮他的方兰生。

在琴川遭遇采花贼危机时自告奋勇正义感爆棚的方兰生。

在得知自己的亲人有危险时难得认真和焦急的方兰生。

笑着的方兰生,认真的方兰生,苦恼的方兰生,粘人的方兰生,话唠的方兰生……

——“冷面大侠!你真的是从天墉城来的?”

——“屠苏小师傅!你让我来吧!”

——“喂,木头脸!你那么凶干嘛!”

不知从何时起,百里屠苏的脑内就开始莫名其妙的无限循环着那个人的声音。满脑子也都是那人各种各样喜怒哀乐的表情。

难道,这就是……

——“你不会是有……断袖之癖吧?”

这就是,那种男女之间的感情?

自己对兰生……产生了那种感情?

此时此刻的百里屠苏,真的是感觉有些头疼了。

-----------TBC----------------------------------

评论(3)
热度(48)

© 长夜堡里的老鼠厨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