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夜堡里的老鼠厨_

平生不修善果,只爱杀人放火。

【狄芳】长安雨 (肆)

【狄芳】长安雨 (肆)

原谅我一生放荡不羁爱写回忆杀
么么哒撸了个传说中的“堕落谷”表白那一段
不过似乎和表白还有原剧情完全搭不上边呢喝喝TUT
我就是这么爱脑补你打我呀【×】ORZ

------------------------------------------------
4
狄仁杰撑着伞站在雨中,身旁的二宝犹犹豫豫的,看着身旁皱着眉看向那人远去方向的自家少爷,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狄仁杰站在那里沉默了很久,二宝才像下定决心一般的开口“那个……少爷……你怎么知道王公子他……”

说来也的确奇怪,刚才少爷不还在小姐的墓前吗,怎么转眼儿就过来了。而且对见到王公子似乎也一点都没觉得奇怪……

“我知道他一定会来。”

狄仁杰没有看二宝,皱着眉,声音阴沉的说道。

“知道……?”二宝有点混乱了。

“王元芳……”狄仁杰一只手抚上耳朵,低头,没理会二宝,却像是在思考一般的低声喃喃。二宝急了“那个,少爷,这到底怎么回事儿啊王少爷他到底……”

“他都买了纸钱了,肯定会在清明节这天来看梦瑶。”狄仁杰转身,看向远处的墓地,说道。二宝一怔“少爷,你怎么知道他买了……”

“我看见的。”狄仁杰扬了扬唇,转身。二宝有点傻眼“看见?”

“我在这他肯定不出来,所以刚才委屈你了啊,二宝。”没理二宝的疑惑,狄仁杰自顾自的说道,拍了拍他的肩却并没有看向他,只是给予肯定般的点了点头。

“啊……?”二宝还没反应过来。

狄仁杰没管二宝就转身走了。

“啊不是少爷,你的意思是……”二宝见少爷走远,连忙跟上去,一边跟着一边叫道“你的意思是说你刚才让我出去淋雨实际上是为了……”

“怎么,有意见?”忽然回头瞪向二宝,狄仁杰的声音满是威胁性。

二宝缩了缩脖子“没……没。”

狄仁杰挑了挑眉,满意的点点头,转身继续往前走。

二宝撇了撇嘴,跟上。

“可是少爷……那王公子……你刚才为什么没追上去啊?”

跟着走上前去,二宝试探性的问道。狄仁杰耸了耸肩“追上去也没用啊,他非要躲我,我怎么找他都没用。”

“啊,那少爷你刚才干嘛还……”

“我只是为了确定一下罢了。”

笑了笑,狄仁杰说道。

“……确定?”二宝挤挤眼,反问。

狄仁杰扬了扬唇,没再继续回答,径自往前走去了。

回到府中后,狄仁杰换下刚才在外面被泥泞弄湿的衣服,之后便有些脱力的倚到床边,屋里一片寂静,只有屋外雨滴打在屋檐与石阶上的声音。

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很累。他觉得自己应该是高兴的。

可是,却半分高兴不起来。

元芳还活着,这是好事不是吗。

可是在看到那人的时候,心里却猛地仿佛被揪了一下。不舒服。很不舒服。

就如同曾经那次在感业寺,他眼看着元芳走出门槛,走入雨里的时心情,是一样的。

不过,比那次要入骨了许多。

王元芳,王公子,曾经的京城四少之一,王尚书之子,皇上的国舅爷。

如今,却只落得如此下场。

比起重逢的喜悦,更多的,却是一阵阵的心疼。

不该是这样的。

不该的。

为了救自己,为了救皇上,为了……

他付出了那么那么多,如今,却就只落得如此下场?

那身灰色的粗布长衫,怎能衬得起他?

父亲没了,姐姐没了,原来的一切都没有了,而梦瑶,也走了。

他和二宝说的那些他都听见了。他其实一直就悄悄的跟在二宝旁边,等待着他的出现。

——“我现在啊,什么都没了,和死人有什么区别?”

的确,亲人都已不在,就连原先的家,都已易了主人。

可是。

那时他实在是忍不住了,站出来反驳了他。

可是啊。

他想告诉他,王元芳,如果你真的觉得自己已经一无所有的话。

那我呢。

我算什么。

明明还活着,明明过的不好,却不让他狄仁杰知道。

王元芳啊。

狄仁杰将脸埋到双手的手掌当中,深吸一口气。

这个人,总是把什么东西都憋在肚子里,不让别人知道,什么也不说,就自己让那秘密自己在肚子里糜烂,腐坏。

其实他想说,这样真的很讨厌啊。

看起来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京城四少之一,王大公子。

可是他的另一面,谁又能知道呢。

狄仁杰有时候自己都觉得,看不懂这个人。

思绪又回到从前,他还记得对他那纨绔子弟的形象第一次有所改观的时候,便是那次感业寺之行。他那时就想,或许这人与他之前想的,不一样。

后来两人又是那么巧的,又在鸢尾谷相遇了。缘分啊。他想,自己和他还真是有缘分。

鸢尾谷里,两人再一次一起破案,配合的竟是比上次在感业寺还要契合。大概是已经熟悉了吧。熟悉了对方的推理风格,熟悉了对方的行事作风。

离开的时候,他在心里竟隐隐的希望元芳能和他们一起去游历。具体为什么他也说不清楚,只是一种不想分别的感觉,那时他就想,大概是因为梦瑶和元芳两人的缘故吧,不想让他们俩就这么分开吧,太可惜。

可是真实的自己却在心里隐隐的告诉自己,不是这样的。

他觉得有些不能理解自己了。

堕落谷,又是出现了杀人命案,两个人又可以在一起破案,说实话,狄仁杰虽然也在为几人的安全担忧着,但其实他还是……挺享受的。

先不说他本身就对推理有着狂热的爱好,越是扑朔迷离的事情他越喜欢,再加上身边多了个王元芳,时不时丢给他个线索,在他思考时驳他两句给他点灵感,他倒也是自得其乐。

自己啊,好像是越来越喜欢这个看起来总是那么骄傲的公子哥了。

意识到自己对元芳感情的转变之后,狄仁杰也并没有觉得什么不妥。朋友嘛,好哥们,算是认同了他。

本来,他是没怎么放在心上的。

但是,事情发展的比狄仁杰自己想象的都要快。他意识到自己对元芳的感情有所转变是在堕落谷,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也是在堕落谷。

有什么地方不对了。

那天晚上他们俩坐在石头上,里面山洞里是一群女孩子,要他们俩保护。闲来无事,两人也就聊起了天儿。王元芳这个人有意思。和他不熟的人会觉得这人冷冰冰的对谁都一副“闲人勿近”的模样,要真熟起来,还能发现这人蛮小孩子气的。两人聊着聊着,就聊到第一印象上去了。

狄仁杰说,他觉得王元芳这人,和他第一次见的时候不大一样,元芳却是一挑眉,一脸“我了解”的模样,幽幽说道“人嘛,总是越看越顺眼的。”

那时的元芳就像个小孩子一样,缠着狄仁杰问这问那,又是问什么时候对他改观的,又是问自己破案怎么样。狄仁杰也乐意陪他胡诌,直到元芳用手指戳着他的额头说他和李婉青的时候,狄仁杰却像是元芳说错话了一样脸一沉,抬手就抓住了元芳正举在他额前的手腕,元芳虽是先愣了一下,但反应也快,另一只手紧接着便挥了过来,狄仁杰眉一挑,身子一矮,却是直接往王元芳那边倒去了,元芳被他这动作一下子弄得有些措手不及,待反应过来时,自己整个人就呈一个仰躺的姿势被狄仁杰压倒在这山谷中的石头上了。

两只手腕都被狄仁杰握着,被压倒的人显然有些气闷,恶狠狠的瞪向他“狄仁杰,你干什么!”

“哟哟哟,打不过我就生气啦?”狄仁杰一脸坏笑的凑近元芳的脸,故意让自己说话的气息打在他的颈侧“愿赌服输嘛哈哈哈哈哈……”

“谁跟你打!是你先动手的好不好!”感觉身下人似乎是因为自己说话喷出的热气而扭动着身体想躲开,狄仁杰忽然就不笑了,俯身一脸严肃的看向元芳那气呼呼的脸。

“我先动手?”他问。

“怎么,赖账啊?”翻了个白眼,元芳一脸鄙视。

“我先动手,也是因为你先点火。”

狄仁杰看着身下那人的表情从鄙视逐渐转为纠结,然后是有些纳闷的看向自己,之后缓缓开口“唉我说狄仁杰你气点什么时候比梦瑶都低了我不就开个你和婉青的玩笑吗。怎么,还想打啊?”

狄仁杰便没了声,元芳似乎也因为他忽然的沉默有些奇怪,看着他眨了眨眼,暂且也忘记了此时两人的姿势有多么的尴尬。

“唉,狄仁杰,你……没事吧?”

试探性的口气,元芳问道。狄仁杰摇摇头,没说什么,这时他低头打量了一番正躺在自己身下的元芳,才忽然反应过来似的像正抓了个烫手山芋一般的忽然就把元芳的手腕几乎是甩开一样的松开了,然后匆忙从元芳身上离开,起身站到了岩石的下面。

完了,狄仁杰此时心里却乱了套。豆腐都吃到这份儿上了,元芳会不会……

但这次元芳倒是出乎意料的平静,很显然没怎么在意。过了一会儿,元芳也从石头上跳下来,站到了他身边。

“唉,狄仁杰。”

王元芳在他身边用肩撞了他的肩一下,却并没有看向他,只自顾自的说道“既然咱俩都互相认同了,那就算是好兄弟了。既然是好兄弟,你就别什么事儿都瞒着不说。”说罢便转过头看向他,挑眉,问道“你说实话,你是不是,和婉青姑娘……”

“唉没有,别瞎猜啦……”狄仁杰挥挥手,笑道“你别误会……”

“我误会?”元芳瞪眼看向他“我有什么好误会的。”

“是是是。”狄仁杰转头看向元芳“你没有你没有。”

“切,我可是不轻易关心人的,你不愿意说我还不愿意听呢。”翻了个白眼,元芳抱着剑转身便往山洞方向去了。在他身后的狄仁杰看着那人走远的背影,一只手抚上了耳朵,挑眉。

京城四少。他笑了笑,摇头。

天真啊。

----------TBC-----------------------------------

评论(7)
热度(75)

© 长夜堡里的老鼠厨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