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夜堡里的老鼠厨_

平生不修善果,只爱杀人放火。

【今井x三桥】第六个感人小故事

【今井x三桥】第六个感人小故事

接前文。
ooc到六亲不认,慎慎慎。

---------------------
zero.

  三桥在绘马上看到的分明就是那日两人在咖啡馆你争我抢之后留在便签纸上的笔迹,此时地点转换,却又何其相似。

  只不过这次没有了互殴,没有了撕打,只是两个人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身边就是对方,傻了吧唧的笑容,一看就是今井会画出来的东西。

one.

  “我都说了我不去看樱花!”

  今井将手中的枕头扔到了三桥的头上,三桥怒瞪今井“你长胆了是吧!”

  “谁不知道你让我去就是为了让我在众人面前出丑啊!再下个周一才是期限,到时候再说,我可不会再轻易上你的当了!”

  “我让你去了吗?!我就问问你而已!呵,想不到你居然这么没出息,不去就不去,反正我本来也不想去,这种看看樱花什么的都是那些乖乖的高中生才会去干的事,我可没有那个心思。”

  “那你最好是别去。”今井嘟囔道。

  “你说什么?”

  “我什么都没说啊。”今井脸不红心不跳。

  “嘁。”三桥把头一转,不去理今井了。手中的枕头也被扔了出去,孤零零的躺在地上。

  之前今井一路将他背回家,本来三桥让他在门口把自己放下就行,结果今井居然不放,还背着他直接按了门铃,所以开门的妈妈很自然而然就了解到了自己儿子被上次来的那个“好朋友”给一路背回来的事实。

  以至于后面妈妈热情的非要把今井留下来吃个饭以示感谢,本来三桥以为今井吃完饭就可以走了,谁知道妈妈哪来的异想天开,忽然说,既然来了不如一起写个作业吧,虽然不是一个学校但应该是同一个年纪吧?相互交流一下也不错啊?

  妈妈你哪里觉出来这个人是个能带着我一起写作业的?!三桥的内心满是问号。

  最后妈妈把两个人一起推进了房间里,剩下三桥和今井两个人站在屋子里大眼瞪小眼。

  而这两个人想当然的是根本不可能去写作业的。

  在经历了一场枕头大战后两个人筋疲力尽的坐在地上,话题又不知道怎么就跑到周末去看樱花的事情上了。今井当然不可能让三桥有可趁之机,特别是之前三桥还提过要让他在庆典活动上裸奔什么的……所以当三桥试探性的问“你周末真的不去看樱花吗”这种问题时,今井想也没想就十分爽快的拒绝了。

  于是就出现了开头那一幕。

  今井见三桥莫名其妙的来了脾气,也是有点摸不着头脑,但他只当三桥不知道又想什么阴招对付自己,心想时间也差不多了我还是赶紧回家吧,于是趁着三桥不理自己,转身开门就走了出去。

  一出去便见三桥的妈妈就站在门外,一见他出来似乎还想说点什么,但今井怕自己脱不了身所以并没有给她机会,只是很有礼貌的道了声谢,然后就匆匆跑出门了。

  而三桥坐在屋里,脑袋里却早已开始胡思乱想。

  因为他又想起了今天下午那个给今井卡片的女孩子。

  这个时候女孩子要是送男孩子卡片之类的东西,估计也就是像早晨伊藤那样,是一起去看樱花的邀请函吧?像今井这种家伙,应该不会放弃这种机会吧?

  所以说,这白痴一定是在装模作样的骗他吧?!骗他不去看樱花,然后偷偷摸摸跟女孩子一起约会……呵……这个白痴还真以为自己好骗啊!!!

  三桥越想越气,就在他已经开始在心里打好小算盘周末庆典活动上怎么完美拆散这对狗男……靓女的时候,房间里忽然传来了一阵“咚咚”声。

  这声音来的猝不及防,把三桥吓了一跳,一开始他还以为是听错了,连忙四下看了看,紧接着,又响起了一阵“咚咚”的声音。

  “谁?!”

  这阵声音来的莫名其妙,忽然出现,一时之间也听不出源头。三桥竖耳听去,总觉得这声音好像是从外面……传进来的?

  众所周知,三桥贵志同学,天不怕地不怕,但他唯独怕一个东西——

  鬼。

  于是在这忽然出现的“咚咚”声中,三桥感觉自己浑身的寒毛,包括头发都要竖起来了。他问了好几遍都没有人回答他,只有那从寂静四周莫名传来的“咚咚”声,阴魂不散的围绕在他的周身。

  最后三桥几乎是闪电一般一下子窜到了床上,然后躲在床脚开始求天告神,胡言乱语一通,什么我以后再也不耍阴招了再也不欺负别人了再也不卑鄙了等等等等乱七八糟,最后在他几乎要吓哭了的时候,却忽然又听到窗外,也就是“咚咚”声传来的地方,又传出一阵呐喊……

  喊……喊的好像还是自己的名字……?!

  不会吧!!!连自己名字都知道了,是要拉着自己下地狱了吗!!!

  三桥感觉自己的脑子都不清楚了几乎变成了一团浆糊,他哆哆嗦嗦的循着声音来到窗边,仔细听着外面的声音。

  “三桥……”

  “三桥……”

  不不不我不是我不是!!!

  “三桥……下雨了……”

  我不是三桥我不是三桥也不知道什么下雨……等等什么?下雨了?

  三桥一愣,忽然缓过神来,仔细朝窗外看去。

  果不其然,刚才许是今井和他两个人在房间里闹的动静太大,都没有发现外面不知何时已经开始下起了大雨。就在三桥仔细朝窗外张望的时候,窗外忽然冒出了一个人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两声是两个不同的人分别站在窗内窗外喊的。

  而窗外的人,正是刚才火急火燎出门的今井。

  此时今井不知道三桥看到他为什么会喊,但他看到三桥忽然开始喊于是自己索性也跟着一起喊了。

  然后待三桥喊完,今井一下子趴到窗户上,看向三桥。窗户外面乌黑一片,待今井凑近窗户,三桥这才看出这个忽然出现的人头是今井,就站在窗户外,一副落汤鸡的模样,不停的敲着窗户。

  “……”三桥呆若木鸡。

  今井见三桥呆愣在窗户里面,敲的更加用力“你别愣着啊三桥!!!我知道你不会让我进去的但你不让我进你总是能借我把伞吧?!就一把伞!我刚才敲了半天门都没有人开!”

  过了半晌,三桥终于像是回魂了一般,眼神呆滞的打开了窗户,也没有管会不会飘进屋里雨。

  今井一见三桥开了窗,仿佛是生怕三桥会反悔一样一下子抓住了三桥的手腕,大叫道“拜托了!不然我真的回不了家了!”

  而三桥在被今井抓住手腕的时候,竟像是被惊到了一般狠狠哆嗦了一下,今井刚想询问,却发现三桥眼睛居然红红的,一副将哭未哭的模样。

  “喂喂这是怎么了啊……”今井有点奇怪,心想难道又是这家伙新想的什么整人方式……

  这时另一边的大门忽然被人从里面打开了,三桥妈妈举着伞从屋里走出来,一边急匆匆走过来一边道:“实在不好意思啊刚才我在里面洗澡他爸爸已经睡了,没有听见,外面这么大的雨,你先进来吧!”

  今井还能怎么办呢,只能跟着三桥妈妈从门口进去了。

  不过走之前,他特意回头看了一眼站在窗前的三桥。因为刚才他松开抓着三桥手腕的手时,他看到三桥好像是要反手拉住他一般。

  但最后,他的手只是伸到了半空中,就没再继续动作了。

two.

  三桥妈妈给今井找了一套家居服,说是三桥的,让他先穿着。

  今井有点担心三桥,三桥的妈妈倒没什么表示,看今井自打从浴室出来后眼神就没离开过三桥房间的门,忽然道:“天这么晚了你不如就先和贵志住一起吧。”

  “唉?跟他一起住?!”今井讶异。

  “你们是好朋友吧,又都是男孩子,有什么不可以的,你还淋了雨,先在这住一晚吧。”三桥妈妈理所当然道。

  跟那个魔鬼住在一起?!今井内心倒吸了一口凉气。

  不过他又想起刚才三桥那两眼红红的模样,心里还是有些在意。于是当他推开三桥的房门,看到他好端端的坐在桌前,倒是松了口气。

  “你刚才怎么回事啊!”今井关上门后直接走过去一手拍在三桥肩上,却在他的手刚碰到三桥的时候,三桥忽然从椅子上站起来,一转身就把今井推到旁边的墙壁上去了,背部与墙壁的撞击让今井闷哼一声,眼前的三桥钳住他的肩膀,背对着房间里的灯光,一双眼睛却格外的亮。

  这家伙!!!难道刚才那可怜无助的模样也是装出来的?!!就知道这家伙又是在骗人了!!!

  正当今井想要发飙的时候,面前的三桥忽然面色狰狞道:“你刚才故意的吧?”

  “……啊?”今井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故意敲我窗户然后在窗户外面像个鬼一样还趴到我的窗户上……你绝对是故意的吧!!!!”

  看着眼前三桥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今井反应了一下,忽然有点明白过来了。

  “三桥……你你你……你刚才不会是,不会是被我吓到了吧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三桥怕鬼他是知道的,但是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刚才的无意之举,居然,居然能吓到三桥?!

  今井知道真相后简直可以用一个乐不可支来形容了,而三桥闻言,却像是忽然反应过来了什么一般,手上的动作顿了顿,继而匆匆忙松开了钳着今井的手,退后两步,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

  而三桥这幅模样无疑戳到了今井的笑点,没了三桥的钳制,他走上前凑近三桥,幸灾乐祸道:“那个,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是不是叫那个,白天不做亏心事,晚上不怕鬼敲门?”

  “你是不是又想挨揍了?”三桥抬头,一脸阴森的看向今井。三桥难得有正儿八经威吓今井的时候,一般都是暗地里给他使绊子。这忽然而来的一下倒是把今井弄的有点愣怔。三桥也没再跟他多说,默不作声的转身从橱子里翻出一套被褥,直接扔到了今井的头上,一边说着不准到我床上来,一边转身兀自躺到床上,然后拉了灯。

  留今井一个人站在黑暗里,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暗骂着三桥不给自己留个灯,捯饬了半天才把被褥铺好。

  不过这样的三桥让今井也有点奇怪。这家伙不是向来满脑子坏主意吗?今天这是……

  ……难道是这个被有问题?!今井忽然一拍脑门,灵光一闪,连忙摸索着开始检查自己的被子。

  好像……好像也没什么问题……?

  那就是褥子,褥子一定有什么问题吧!!!

  试了试……好像也没什么问题……

  那……那就是自己一旦睡着……今井脑内已经自动脑补出自己睡着后三桥一脸阴笑着靠近自己的场景……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

  今井惶恐抱头,自己果然不应该跟这个魔鬼睡一间屋啊啊啊啊啊啊啊!!!!

  而床下地板上的人辗转反侧,床上的人也同样难以入眠。

  ……太险了。

  三桥躺在床上,在心里想。

  刚才在窗前,三桥确实被今井吓得不轻。

  但在刚才今井松开他的手腕时,三桥差点下意识的就要反手抓住今井松开的手。

  将将要脱口而出的话被三桥用仅存的理智压回了肚子里,这种话,三桥贵志打死是不可能说出来的。

  坚决不能说出来,虽然他自我感觉只是因为太过于害怕而产生的本能反应。

  三桥转了个身,面朝墙壁。

  真的好险。

  身后地板上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搅得他心烦意乱。

  他刚才想说的是,别走。

three.

  第二天三桥醒的很早,应该来说基本也没怎么睡,但是到了天还蒙蒙亮的时候他就感觉后面的今井似乎是起来了,然后蹑手蹑脚的开门离开了。三桥那时候虽然半醒但也算是迷糊状态,也没什么反应,就继续睡了一会儿。直到闹钟开始响,他才揉了揉眼睛起了床。

  因为几乎是一晚上没睡,三桥起床之后也一直是迷迷糊糊的状态,迷迷糊糊的去阳台上找自己在屋里没找到的衣服,迷迷糊糊的吃了早饭,迷迷糊糊的拿了包穿了外套,迷迷糊糊的出了家门。

  一路上倒是没遇到熟人,三桥就一路迷迷糊糊的进了学校迷迷糊糊的进了教室迷迷糊糊找到自己的课桌。

  然后一头栽下去了。

  三桥这一觉可以说是睡的昏天黑地,这一觉醒来,旁边的同学都已经开始找地方吃便当了。

  三桥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睡了一上午啊……

  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呵欠,三桥刚想若无其事的拿出便当来解决,前面的佐川回头看他起来了,刚想兴奋的跟他说点什么,却是在视线落到三桥领口的时候,张了张嘴,失声了。

  三桥见佐川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有点奇怪,兀自打开便当,一边吃着一边含含糊糊的问道:“看我干什么?”

  教室另一边的伊藤似乎也发现三桥已经醒了,走过来,也是刚想跟三桥说点什么,眼睛一落到三桥身上,立刻也说不出话来了。

  三桥就莫名其妙的看着这两个人一脸呆滞的看着自己,过了半晌,只得抬头看向伊藤“喂?伊藤?怎么了?”

  “你你你你……”伊藤看着三桥,话都说不利索了“昨天天天天天和和和和和今今今井井井……”

  “伊藤你没发烧吧?”三桥起身抬手想去试伊藤的额头,却被伊藤躲开了,后退一步,神色复杂的看向三桥。

  “到底怎么了啊?”三桥也被伊藤和佐川弄的很懵,伊藤呆滞良久后,终是一脸沉痛道:“别人可能,可能一下子看不出来,但是我一下子就能认出来今井的衣服啊!”

  今井的衣服?三桥一愣,然后顺着伊藤的目光,缓缓低头。

  原本自己穿在校服里面的的红色T恤,此时不知道为什么,换成了一件白色高领。

  “……”

  想起昨天晚上今井因为衣服被淋湿了换了一套家居服,今天早上自己迷迷糊糊的在房间里找不到衣服于是跑去阳台……

  “!!!!!”

  记忆开始恢复的三桥猛然抱头,表情逐渐失控——

  肯定是今井凌晨摸着黑起床把自己的衣服给误穿了然后早晨自己又去阳台上拿了妈妈晾在阳台上今井的衣服!!!!!!

  三桥简直要炸了,自己怎么会迷糊到红色和白色都没分清!!!!!

  看着眼前伊藤一脸复杂,三桥连忙解释道:“那个,是,是这样的,昨天晚上不是下雨了吗你知道今井就,就在我们家借宿了……”

  “今井怎么会去你家啊?”

  “他,那个昨天晚上,陪我去书店买书,然后然后把我给送回,送回家了……”

  “送回家???你们不会,真的在交往吧?!”伊藤一脸不可置信道。

  “怎么可能!”三桥立刻否认,后面的佐川忽然凑上来,一手拉住三桥的领口说那三桥大哥我帮你检查检查,然后被三桥毫不客气狠狠拍掉了手“老子和那个白痴什么也没有!”

  “可是你们俩连衣服都……”伊藤表情仍然维持在震惊上。

  “一晚上没睡早晨不清醒所以穿错了而已!”三桥不耐烦道。

  “一晚上没睡?!”旁边的佐川很会抓重点。

  “你后面有个死对头躺那你能睡得着吗!”三桥回头对佐川咆哮。

  “好的知道了。”佐川十分乖巧的缩了缩脖子。

  “那个……既然如此……你还是尽早和今井把衣服换回来吧……”伊藤挠了挠头,道:“看不出来的还好,要是能看出来的话,的确很容易引起误会的……”

  “我知道!”见三桥一副懊恼的样子,伊藤想了想,忽然问道“要不你先穿我的?”

  “……那样麻烦更大好吗。”

  “哦……也是。”

four.

  所幸那一整天三桥一直控制自己不做什么大动作,让自己的里衣尽可能的不露出来,放学后都没怎么出去找茬,低着头急匆匆的跑回家, 一天下来也算是有惊无险。

  不过,奇怪的是,虽然三桥一直想着要把衣服和今井的换过来,但自那日之后,一直到周五,今井居然都没有来找过三桥。

  就连上学和放学的路上,三桥都没碰见过今井。

  以至于在周五放学后,周围同学都在兴奋的讨论周末去看樱花的事,只有他一个人闷不吭声的收拾完书包就准备回家。

  “三桥大哥——!”就在三桥转身要走出教室的时候,坐在前面的佐川忽然看着窗户大叫了一声,猝不及防吓了三桥一跳,连忙回头,看向佐川。

  “今井来了吧?”另一边的伊藤先一步反应过来,问道。

  “不。”佐川连忙摇头“他没来。”

  “那你喊什么!”三桥一听,立刻回身推了他一把。佐川颇委屈的挠了挠头“我就是很奇怪这几天今井一直都没来找你……上个周他还天天来的不是……”

  “他不来有什么不好?”三桥哼笑了一声,道“省得老子还要整天想到底该怎么躲他,现在好了,我就安逸的过完这个周,下个周一我就可以看戏了。”

  “难道这就是你上次说的……”伊藤道“不过你还没告诉我到底是什么啊?”

  “等着你就知道了。”三桥拍了拍伊藤的肩,刚想绕过他走出教室,却见伊藤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三桥见状,问道:“怎么了,伊藤?”

  “那个……没什么。”伊藤连忙摇了摇头“我,我先去成兰接京子去了。”

  说罢,伊藤就转身逃也似的离开了,留三桥一个人站在原地莫名其妙。

  “他刚才到底要说什么啊?”三桥看着伊藤离开的背影,虽然没有拦他,但直觉告诉三桥,伊藤一定有什么事瞒着他。

  算了,反正伊藤也不会害自己。三桥有一搭没一搭的想,将书包甩到肩上,眼睛却又下意识的朝窗外看去。

  没有那个蓝色的扎眼身影。

  三桥一瞬间觉得自己有病,连忙移开了视线,走出教室了。

  其实三桥是有点生气的。大概是觉得今井这忽然就不缠着自己死活要让自己答应跟他交往了,看来真是没把自己和他的那个赌约放在心上啊?是觉得自己不会成功让他裸奔吗?

  应该是因为被小瞧了而愤怒吧。

  而且……确实是有点不习惯。

  不习惯没有了今井每天下午放学堵他;不习惯没有了今井在他旁边犯着傻;不习惯没有了今井可以让他每天逗着玩,书店里没有今井站在他旁边一脸戒备的看着他,烤肉店里没有今井跟他抢最后一块肉,咖啡馆里也没有今井非要在那块早已经被贴满了的木板上再添一张纸……

  不习惯。

  走到河边连个能踢进河里的人都没有。

  三桥一脚将脚下的石子踢进河里。风把金色的刘海掀起来,露出皱紧的眉头。

  真的不习惯。

  他抬起手按了按脑袋,想试试它是不是比平时的要小点。

  好像不记得有在哪里被挤过啊……

three.

  所以最后三桥莫名其妙就跟伊藤一起去看樱花了。

  准确来说,是伊藤和京子。

  事情其实是这样的,本来是伊藤和京子约好去看樱花的,但是京子不知道有什么事在路上耽误了点时间,所以到现在还没有来,于是这里就只剩下了三桥和伊藤。

  可为什么三桥也在呢?

  答案是:被爸妈赶出来的。

  据母上大人说,开樱花的时候不去看樱花就是浪费青春。

  翻译过来就是说你这混小子居然还没有可以一起去看樱花的女朋友还不赶紧出去给我找个回来。

  而被迫出门赏樱的三桥百无聊赖的在樱花树之间穿梭,好巧不巧就遇到了还在等京子的伊藤。

  于是现在就变成这样的状况了。

  “不过妈妈说的也对。”三桥支着下巴若有所思道:“说不定我今天真的能找到个女朋友。”

  “那你可要看仔细了。”伊藤难得陪着三桥开了一回颇不正经的玩笑。

  人们赏樱的大路尽头恰好就是神社,所以很多人会选择先去神社参拜一下,然后出来赏樱。三桥和伊藤便也随着大流,跟着人群进了神社。

  参拜完之后,伊藤半开玩笑的问三桥许了什么愿望,三桥看了伊藤一会儿,一本正经道:“大概是希望伊藤冲完澡之后不要那么普通了吧?”

  “谁信啊!”

  “哈哈哈哈哈哈!”三桥哈哈大笑,手又不老实的开始拨弄伊藤的头发,伊藤躲开,一转头却看到了后面板子上挂的满满的绘马。

  “哦,是绘马。”三桥顺着伊藤的目光也看了过去,然后忽然兴致勃勃的拉着伊藤凑过去“来来看看上面都画了什么。”

  “你还真是无聊啊?”

  “无聊什么啊超好玩。”三桥指着其中一个上面画了一个小姐姐的绘马,煞有介事道:“这个大概是在跟喜欢的女孩子表白。”

  “你怎么知道啊?”

  “瞎猜的。”三桥又指向另一个“看见没有,这个应该是想跟老婆离婚。”

  “这什么跟什么啊?”伊藤哭笑不得。

  “还有更好玩的呢,你看看这个!这个应该是在诅咒老师吧?”

  “我不知道你是从哪看出来的……”

  正当伊藤试图把三桥拉走让他不要在这胡乱瞎猜,刚才还在喋喋不休的三桥忽然就没了声音。

  忽然的沉默让伊藤有些疑惑。他看向三桥,却见三桥正拿着挂在那上面的一块绘马看着,面上说不出来是个什么表情,有点复杂。

  伊藤刚想凑过去看看三桥看到什么了,三桥却忽然将那块绘马放下,见伊藤有些疑惑的看着自己,便道:“咳,他也来了。”

  “他?”伊藤不解“谁?”

  “还能是谁,那个白痴。”三桥翻了个白眼“之前跟我说什么,啊我不去看樱花,那这里挂在上面的这个,一看就是刚挂上去的,绘马,怎么会出现他画的啊,这个家伙的笔迹老子一看就看出来了,他在哪啊在哪啊这个骗子,看我不把他揪出来然后把他头发拔光了!”

  三桥絮絮叨叨了一大堆,伊藤听了半天才明白过来刚才三桥在看的那块绘马可能是今井画的……伊藤刚想凑过去看看今井画的什么,三桥忽然抬手推着伊藤便往神社外走,一边走一边道:“走走走去找那个家伙!我要当面拆穿他的谎言!!!”

  “不用那么积极吧……”

  “那家伙可是骗了我啊!”三桥怒道。

  于是伊藤就只得被三桥拉着开始满大街找人,伊藤好几次试图劝说三桥不要再执着于找今井不如陪他去找找京子都被三桥厉声拒绝。

  “我要让他付出欺骗老子的代价!听我说伊藤,待会儿出手千万不要手软。”

  “我可什么都没表示啊!”

  “咱俩可是搭档,骗我的人你不应该也一起揍吗?”

  “话好像是这样没错……”

  “那不就得了快找人找人找人。”

  “但我为什么总感觉哪里不对……”

  正当伊藤思索着究竟是哪里不对的时候,前面的三桥忽然就停下了脚步。

  三桥这忽然的一停,伊藤一下子没刹住步子差点撞到三桥的身上,刚稳住身子想问怎么了,视线穿过身前的三桥,就看到了站在三桥对面的那个人。

  周围人来人往,这两个人却在人潮涌动之间,四目相对。

  只不过,今井身边却多了一个人。

  那是一个穿着成兰校服的女生,就站在今井旁边,面上还有未褪去的笑意,显然方才同今井聊的颇为开心。

  伊藤在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之后下意识的连忙去看三桥的表情。

  三桥却只是笑了一声,然后走上前去,没搭理今井,而是看向那个女孩,用刻意压低的声音缓声道:“美丽的姑娘,如果我没记错,你就是上次那个,有话想要对我说的女孩吧?”

  “唉?”那女孩愣了一下,刚想要说什么,今井忽然上前一步,将那女孩挡在了身后,瞪向眼前的三桥“喂!你怎么会在这啊!”

  “我还想问你。”三桥亦不甘示弱的瞪向今井“之前是谁信誓旦旦的说不来的?”

  “哈,但我可没说如果有女孩子约我我依然不去啊。”今井冷笑一声“对女孩子爽约可是很不礼貌的,三桥。”

  三桥看着眼前今井一副嘚瑟的模样,暗自磨了磨牙,然后故作释然的笑了一声,道:“哦,是这样啊。”然后他又看向那个女孩“那么,这位姑娘,你知不知道这家伙跟我有个赌?”

  “唉?赌?”女孩显然被吊起了好奇心,却再次被今井拦住。今井回头拍了拍女孩的肩,好像是在安抚她一般,然后转过身看向三桥,忽然冷笑一声,道:“三桥,没想到这一次你居然真的比我笨了一回啊。”

  三桥一愣。

  “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一个星期都没去找你吗?”今井面带得意的看向三桥“因为,就只有你,把这个赌约当成真的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三桥看向今井,表情难得的带了一丝不解。

  “从一开始我就没当回事!就是想耍着你玩罢了!要是你没答应我,大庭广众之下大家也不会同意你强迫我裸奔什么的吧?你要真答应我了,我跟你讲,我、也、不、会、和、你、交、往、的!谁会想要跟你这种卑鄙小人交往啊哈哈哈哈哈哈!!!我啊,我今井胜俊,就是想看你三桥贵志栽一次啊!!!!”

  三桥仍是没说话,他旁边的伊藤已经惊呆了。

  他想的是,今井大概是真的不想活了。

  眼前的今井还在得意洋洋,喋喋不休的说什么三桥可算是又在他手里栽了一回,他还指了指旁边的女孩,道:“我都能约到女孩子了,而你还活在自己的恶作剧当中!傻了吧!三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伊藤一边疯狂示意今井别说了,一边又转头看向三桥,观察着他的神色。

  而旁边的三桥在沉默良久之后,却是什么都没说,只是握了握拳,转身就要走。

  伊藤有点担心,刚想跟过去,却又听后面的今井道:“说起来你不也是一样,明明说着不来,却还和伊藤两个人跑到这来看什么樱花,你和伊藤……”

  然而还没等今井说完,三桥忽然回过身,在众人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竟是一拳揍到了今井的脸上!

  稳狠准。

  今井猝不及防被三桥打了一下,一下子趔趄着后退了好几步。抬头,手抹上嘴角,鲜红渗出,嘴里满是血腥的味道。

  三桥虽然是有仇必报,但向来是面上默不作声,暗地里却悄悄的给你使能整死人的绊子。

  但这次,三桥却是实打实的给了今井一拳。

  一拳过后,三桥仍是什么也没说,只垂眼看了看自己的拳头,便干脆利落的转身走掉了。

  伊藤站在中间,看了看走掉的三桥,又看了看今井,默了半晌,忽然低声对今井道:“你刚才没必要说最后那句的。”

  “……得彻底气走他才行啊。”今井抹了抹嘴角,苦笑道。

  伊藤叹了口气,今井又道:“你去看看他吧。”

  “你自己……”

  “男子汉今井,无所畏惧。”今井拍了一下胸脯,自信满满道。

  伊藤的神色带了一点担心,他又看了看三桥离去的方向,犹豫再三,最终对今井道了句等我,便转身去追三桥了。

  留今井站在原地,看着三桥离去的背影,一点点在漫街樱花间愈走愈远,直到看不见了,他才缓缓地转头,看向旁边的女孩:

  “行了,现在可以带我去了。”

  “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谁想出的,用女孩子来威胁男子汉的下三滥招数。”

------------tbc------------

溜了溜了溜了。

评论(13)
热度(55)

© 长夜堡里的老鼠厨_ | Powered by LOFTER